• 第二章:恋是初恋甜 如果用一种东西形容恋爱心跳声,是小鹿乱撞还是心跳骤停?那一天陈幻的心跳声应该是bigbang,宇宙大爆炸。 为了那一天她准备了整整一个月。 尽管从小到大陈幻都属于早熟的类型,特别受欢迎,但是她内心的自卑一直挥散不去,说不清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还是身高的原因,毕竟在同龄的孩子面前,她总是鹤立鸡群,显得格格不入。即使是这样,她仍然拥有一颗少女心,做着她这个年纪正在做的事。 但事实...

  • 角落里的青春 目录 文/云笙 1 夏西染着黄色的头发,短短的发丝迎着风,在阳光下自由地摆动着。 她穿着蓝色破洞牛仔裤子,上身松松散散地套着一件不合尺寸的黑色Tshirt,显得格外桀骜不驯。 夏西抬起了头,看了看今天格外晴朗的天气。黄色短发下面有张略显稚嫩的脸,刘海下偶尔可以看见一颗青春痘忽隐忽现。 何越越看见夏西的时候,她就那样站在那里一言不语,低着脑袋,两手插着裤袋子里,不时踢着脚边的小石...

  • “你应该告诉她,我不要林炎,也不要好好地过,我只要她抱我一抱,然后就让我马上死掉!”——司马怀璧 文/怀山若水 1 司马怀璧不停地雕着、刻着。 从五岁拿起刻刀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需要它。短短的刀柄只要握在手中,就能使他感到无比安祥,仿佛世间再无纷扰,只余一个人心无旁骛。 他有一头银白如雪的长发,每到月圆之夜便会映着月光微微发亮。这让他从小就被人当成怪物来看,亲人避之不及,朋友少之又少。于...

  • 第三章 10 岳路将车子开回了商行。这里算是朝天阙的副业,一般有事要商量,都会来到这里。 “天阙,什么回事啊?刚刚那位是老爷夫人看中的蒙千金耶!而且你那样的眼神什么意思?是看中人家了?一见钟情了?” 两人边走边说话。实际上只有岳路一人在喋喋不休。朝天阙伸手看了看表,步伐加快了一些。 “就你话多。她的事,你先记住了。以后有得你忙。现在马上安排于先生过来见面。今天行...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宣召 赵遁对金波已然有了兴趣,如何会听劝阻,不以为然道:“唐丞相所言原是不错,不过今日不同凡常,三王爷大寿的喜日,百姓喜悦,朕也想借此良机与民同乐!”不待唐庭坚出声,继续道:“来人呐,宣这个金波进宫。” 话音一落,门口候事的小太监忙不迭跑去宣召。 趁着当口,瞿大江向赵遁和众人继续吹捧:“听说这个金波为了准备三王爷的贺礼,颇费苦心,派人不远千里到番禺耗银二十万两购得明珠...

  • 柳伊美还没有看清楚都是些什么“人物”。大家都扯开嗓子大喊道:“郭庆国,柳伊美,亲一个,亲一个。”随之将两个人挤在一块。柳伊美喘过气来。不知道如何是好。 “伊美,你瞧他们,忍一忍就过去了,呵呵,大家都爱起哄。”郭庆国像大棉袄一样将柳伊美裹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给大家一个建议。”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打断了大家的热闹情绪,“金山大学的才子佳人们坐左边,政法的帅哥美女们坐右边,农大的大哥大姐们坐中...

  • 序 总有那么一段时光,让你想把它放在心窝里,时时刻刻地惦记着。因为我们都不想忘记它,不想失去它。 曾经的我们都不懂得,喜欢了就要珍惜,爱了就要勇敢牵手。而我们还一味地,笨拙地将幸福推到门外,以致于失去了还浑然不觉。 那些书里,有他给我的曾经,有他给我的感动。但是,失去了的,好像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没有再遇见过他。 01 “叮铃铃,叮铃铃……” 吴晴条件反射般坐了起来,关掉了闹钟,然后快速...

  • 徐婉拉开塔门,被炫目的日光刺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抬手遮住些许,待适应了光线,便看到那一袭白衣,立在台阶下的男人正微笑的往过来。  “郁掌门?”徐婉有点诧异。  “嗯,在里面呆了一天半,饿了吧?”说着走上前来,在距离徐婉两步的地方站定。徐婉能隐约闻到男人身上凛冽的气息。  “还好,就是怕淙淙担心。”说着腼腆的笑笑:“也有点儿饿了。”  “我带你去用饭,也到了午饭时间。”看来徐婉适应的还不错...

  • 我们快速地离开了那片密林,黑狗脱了困境,格外地欢快,只是眼睛还雾蒙蒙的,显然尸涎香还没有完全解开。不过从它的眼睛来看,像是做了一个美梦,三五条母狗爱上了它。 等到那铜铃铛的声音彻底听不见的时候。白师父才停下来,由奔跑改成了步行。我这时才有机会询问:“师父,为什么要把土卵虫送给那……那个张小姐呢?” 白师父说:“萧宁,你可真笨。我之前说过,土卵虫缺了一口灵气,要补充灵气的,难道你忘记了?”我摇...

  • 瘸老汉的脸色也由黄色变得发黑,他身上散发的那股臭气,让人无法忍受,我连忙后退。白师父倒也平静,说:“老汉,这就生气发怒了?”瘸老汉张开嘴巴,哈出了一口黑气。白师父伸手一挥,将那股黑气给赶走了。我见过这种黑气!是尸气!只是没有见过这么浓黑的尸气。 尸气多半是来自于死人,但眼前的瘸老汉除了身带尸气之外,呼吸、说话等都是活人的特征,这就说明他是一个活人,是一个身怀尸气的活人!活人都是带着生气的,眼...

  •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倒在地上鼾声大作的驴非,道:他就是醉侠莫非? 周易说:这世上能够在几招内破解飞鹰斩月刀法的人并不多。 我说:莫非就是其中一个? 周易说:不错。 我说:可是他自称驴非。 周易说:他刚才躺在屋顶上的时候不是说了吗,“行不改姓,躺不改名”。他既然躺着,就只改了他的姓。嘿嘿,亏这个小滑头想得出来。 我其实早就想到驴非其实并不姓驴,在破庙遇到朱轰的时候,驴非曾坐着说道:“老驴我行不改姓...

  • 第二天约莫中午醒来,小四早已伺候在一旁,一杯醒酒汤下肚,季行远人勉强清醒了几分。 “小四,没想到你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这一回倒如此机灵!” 季行远忍不住开口赞扬正在伺候自己穿衣的小四。“说说吧,你是怎么把这么些人一起运到船上的?” “少爷这其实不是我的主意,那天您吩咐了后,我就走在路上犯愁……” 小四原原本本地将如何遇到阿月,阿月又是如何教他,一一说来。小四本是个憨厚的人,不是他的功劳,他才...

  • 第四章 何晴  宿舍六人打打闹闹的回到了班级,“呦,宇哥,看这小兔子来的这么早,估计是想我了。”范宇用胳膊碰了碰秦宇贱贱的笑着。  “我说,你的脸是有一堵城墙拐弯那么厚,不要个脸了才。”秦宇胳膊肘向后一用力,说重也不重,说轻也不清的顶在了范宇的肚子上,快步回到座位。  “啡!畜牲,男人,在兄弟和女人面前一定会选择女人,抛弃兄弟。”范宇咧着嘴捂着肚子,坐到了秦宇的旁...

  • 第五章 高三  毫无疑问高三的生活无疑是艰辛的,紧张的。无论是学习好的,学习不好的都也曾为之彷徨,畏惧,焦虑过!不过不管怎样,高三也是人生中难以忘怀的一段记忆吧!正如泰戈尔所说的那样:“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高三的课堂,老师已经很少讲课了,课本上的都讲完了,剩下的只能用题海巩固了。星期日第一个晚自习是语文老师贾来全的,贾来全来到教室,讲卷子交...

  • 唐斌见黄教授虽然有些疲惫,但还是问道:“那……这个梦境的主人是谁?为什么我们没有看见他?他现在是在普通梦的状态还是清醒梦呢?”他见对方绕了一个大圈子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不让他们见这个梦主,只得直接开问。他显然想要知道,谁会做这样的梦境,竟然和自己小时候待过的乡下一模一样。 黄教授一愣,想不到唐斌仍不肯罢休。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梦主是谁不重要。他有没有出现在他的梦中,这是不是清醒梦,其实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