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感情升温 同事们5点多钟下班就纷纷离开了,素素下楼在公司附近随便吃了碗兰州拉面,然后就怀着矛盾忐忑纠缠的心情坐在了公司电脑前。回去家里没电脑,一个女孩子进出网吧也不怎么好,还不如呆在公司。 素素打开之前的聊天室网页,登录进去,继续保持沉默,在看别人闲聊中等待7点的来临。 就这么等着,忽然素素觉得自己很傻,就凭感觉,一个陌生虚拟网友的一句话她就真的傻等,还不确定对方是男是女。一阵沮丧...

  • 边疆,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里,一位少年悄然诞生,传说在这片大陆,每个人的命运都由一位名为命运之神的人操控着,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但在这个小村庄里却信奉不已,每家每户都有一个专门为供奉命运之神的灶台,每到重要节日,灶台前的香永远燃烧着,特别是有新生命诞生时,人们会举行一种名为“请神”的仪式,以求神灵保佑,但这个孩子,不一样。 人们是在一条河的下流发现他的,他当时是被放在一个平常人们用来洗脸用的...

  • 吴论左脚刚迈进新兵营的门,见到连长董振俊,开口就问:“连长,是我带的头,要处分就处分我一个。” 负责把吴论和张若谷押回来的训练科汤参谋哈哈大笑:“处分?你肩膀上都是空的,怎么处分?” 吴论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他不知道,只有入了军籍才能接受处分,他现在还没授衔,连个列兵都算不上,没有被处分的资格。 董振俊看都不看他一眼,跟汤参谋打招呼,汤参谋看来跟他交情不深,说了两句就上车回去了,连口水都没喝,...

  • 1999年,秋。 一辆装满木头的火车压着铁道轰隆隆地驶过。 青玉镇的火车不止拉人,更多的时候火车上都载着满满的木头,似乎青玉山上藏着永远都伐不尽的树木,它们被源源不断的送出去,一火车接着一火车,也不知被谁送去了哪里。 焦尔从窗外收回眼睛,正好看到讲台上化学老师老于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老于的女儿在省城,也是教化学的老师。听说她最近刚刚生了一个儿子,敬业到有些死板的老于婉拒了学校特意安排的休假,...

  • 【第二十六章】消失的他 她们俩一起去了附近的咖啡馆。刚一坐下,女孩就激动地眼睛都要冒星星了,拉着夏天的手,说:“你真的是写书的那个夏天吗?就刚刚我买的那几本书都是你写的?”女孩说着扬了扬手里的几本书。夏天点了点头,并示意她小点声。女孩心领神会的放低了声音,笑着说:“我叫连芸心。好开心能遇到你。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大家口中谜一样存在的人,今天就这么被我撞到了。” “连芸心?名字真好听...

  • 第1章梦回神界 文/觅甘言 《仙神奇侠录》目录    “我在哪儿?”    一个少年在云中不自觉的飞行着,眼里充满了疑惑。    “啊!…..啊!…..我竟然会飞了!太好啦!”    一方面,他又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心里也充满了恐惧,    “有没有人呀,快来人呀?”    少年望着四处一片安静的云端,孤零零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下面可以看到连绵不断的群山在云彩...

  •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了,对一切人和事只要偶尔留个心,晚上的梦境总会自动复制白天所思所想。每晚总是会做一些故事性特别强的梦,但清醒后回忆,又几乎大多与白天想到的看到的想到的有所关联。 比如昨夜这个梦,只是因为微信好友们的祝贺,“六一儿童节快乐!大孩子!”看到时发了几分钟愣,简单地回忆了几个童年的片断而已。结果,又梦到了我的两个小伙伴,整个梦境都极不轻松。因为大脑残存的意识一直在顽固的告诉我,他...

  • 嗡嗡嗡,正在冥思苦想活动方案的我被桌面手机震动拉回了现实。“妈,我这周不回家。”以为很了解我妈,然而这次错了。“佳佳,外婆这周六又要住院手术了,你去看看她吧。”一直大嗓门的我妈,这次却很平静。“好”我挂断了电话。陷入了沉思。   脑海中浮现了那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眼袋下拉,两眼无神的外婆。我甚至忘记了我有多久没去看她了。自我有记忆以来,外婆就一直是这样的形象,只是现在头发更白了,皱纹更...

  • 目录:【创业青春】我是蓝妹妹(简介 目录) 上一章:【创业青春】我是蓝妹妹(8)第一笔订单 9、第一次发货 把我的那四个订单打好包,用的是卖得力文具的店老板给我小纸箱,虽然包得很难看,勉强也打好包了。 我在淘宝上在线下了快递订单,很快就有快递小哥给我打电话,落实我的地址,没多久,他就来了。 他给我一张名片,“以后不用在淘宝上下单,直接给我电话我就来取件。一公斤以内的包裹我给你8块一件,比你在...

  • 文/枫拾贰 总目录 上一章 秋末的夜,已不再如初秋时那般的温润。此刻的夜,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初冬时,空气里突然跑来的一阵小狂风,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当人们还未裹紧衣袖,它便早已躲进了温暖的怀抱,就连街角孤零零的夜灯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姨,谁啊?大晚上的吵吵。”跟着水青青过来的严风询问道。 “可能走错路的吧!” “姨,那我回去了。你也早些休息,有任何事,都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严风说着,...

  • 1.公司辞退高教官夫妇 一天上午九点多,周总打电话让我直接到公司外面马路上,她在那里等我。 周总电话里其它什么也没说。于是我匆匆下楼,穿过一片榕树林,经过一条小路来到马路边。路边周总开了一辆甲壳虫,在那儿等着我,她让我上车。 一路走着,她才对我说,公司准备解聘高教官夫妇,之所以把我支开,是害怕牵连到我,让他们对我无故猜疑,我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老总的良苦用心。 车一路开到天河,到公司总部,周...

  •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宋·苏轼《临江仙》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可是人生能够逆旅吗?哪怕你就是我的行人。本来不想见,此时却要经常见,这是否也是一种逆旅呢?此时的梅圣兰,是多么地想拥有汪佳强的温情啊!哪怕是那么短暂的一瞬。什么个梅院长,什么个梅医圣,什么个王加强老...

  • (6)小昌的爱情 从三年级开始我和小昌分开了,我有两门考试不及格要留级,而小昌所有的考试都及格了。虽然他及格了,但我知道其实他什么都不懂。考试时他坐在我的斜前方,他作弊的时候我看见了,他趁老师不注意小声向周围同学要答案的那幅样子让我很不喜欢。有几次他示意我需不需要答案,都被我拒绝了。一直到高中毕业无论大小考试我都没有做过弊,我见过很多同学考试时作弊的样子,但唯独小昌给我的关于第一次作弊的印象...

  • 第九回  在路上 齐乐天坐在火车临窗的位置,初时还为离家远去而惆怅,但时间一久便被窗外的风景吸引。 虽然铁道已经从他们古叶镇修过四个年头,来往的火车从一开始像见到怪物般的惊恐到习以为常,镇上的居民几乎没人坐过这东西。 对于齐乐天更是如此,如果不是沾了肖洁的光,他是连那车票都难买起的。 火车的车厢都是一节节独立连接着的,每一节都很短,箱体两侧分别开有四个玻璃窗,两两相对共有十六个木制座位,中间...

  •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                                                                                                        ————《山海经·西山经》 我待在这里有多长时间了? 一千年?一万年? 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