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畏战舰——凶猛的钢铁冰山,在阳光下,在海面上,投射出威压的黑影,马达嚣张地躁动着,嚣张得震耳欲聋。它们笔直地向普洛流夫指定的西部军事基地压去,旁若无人地从港口和沿岸路过。    在和平时期,无畏战舰发挥不出它的战斗力,于是就成了苏联的“面子工程”。当无畏战舰徐徐靠岸,码头的工作人员和临近海岸的居民无不对这海上的铁山投以钦羡与自信的目光,阳光照耀在舰体坚不可摧的皮肤上,冰冷的躯壳熠熠生...

  • 点击回到第七章 在深林里停留了好久,她的视线就没能从朏朏身上移开,若白就一直静静地站在她身侧。过了半天,方栀语才突然感觉,气氛貌似有那么一丝丝不对。 【组队】[温语]:那个……为什么要送我灵兽啊。 她和若白……很熟吗? 【组队】[若白]:心情好。 【组队】[温语]:…… 果然大神的思维不是常人能够理解。 【组队】[温语]:反正谢谢你啦。 【组队】[若白]:喜欢就好。 方栀语看了眼时间,差五分...

  • 简介:咸唐初始,各路帮派龙争虎斗好不热闹,江湖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来,留到最后的也不过那几个大派,慕容家便是其中一个,而后发生的一切事情,究其原因,都是从慕容家第一代家主慕容酆在晚年收养了一个八九岁的小娃娃而起…… 正文 江湖分为三家,慕容家,游鲤派,暗门。 慕容家数来是最为活跃的,门中大小弟子全都继承了慕容酆的温润出尘,一个个看上去如同教书先生一般,实则内功深厚,都是练武的奇才。 慕容酆见这些...

  • 一股诡异的气氛弥漫在众人之间。一时间,竟没人说话。 “刚刚那个是真的吗?”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这个答案没有人知道。 不过,惊喜总是一层接着一层。眼前的景象和全息电影一样,竟然慢慢的消失了。惊的众人又是一阵不知所措。 “好了,刚才应该是类似全息电影一样的东西。”李博士适时的出来解释了一下,稳定了一下众人的心理。“对于刚才的事,进行记录。我们继续探索吧!” 景象散去以后,暴露在众人面前的是...

  • 我们另外打了辆出租车到了一家四4S店,看车。 店里的老板娘,店员,看见我,都放下了手里的活,走过来跟我握手,合影要签名。 宁如水被凉在了一边。她也不生气,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等我。 这些弄完,听我说要买车,立即把我带到豪华车跟前。 我的第一部电影已经杀青,也上映啦,虽然赚了不少钱,但那些钱是悠扬影视的,公司似乎没有给我片酬。 “轩轩,我们的钱,就只够买国产车。”宁如水的声音飘过来。 我听后就...

  • 一   乌云布满了整个天空,令人闷的要死,要下雨了。    老徐慌慌张张地推开段队长的办公室大门。    段队喝了口茶,看到老徐急迫的表情,并没有跟着他一起慌,而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说,坐吧,今天下班早,要来暴风雨了,橙色预警来了。    红色预警来了跟我也没有关系。老徐说,我现在最先考虑的是我女儿的问题,我女儿被我仇人拐走了。    段队瞟了老徐一眼说,你的事儿,队里会有人处理的,老徐,这么...

  • 第一六五章  变化不断 闻人祎再肖家的房顶上坐了有两个时辰,也没发现肖一顺跟他身边的女人有什么异常。 “还真是关注则乱呀!” 闻人祎几个纵身离开了肖家。 他在这里守着,肖一顺当然不会动,他又不傻。 肖一顺的武功虽不及闻人祎,但闻人祎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踪,肖一顺当然会发现他。 狄婉儿和父亲狄祝平已经回到了开封。 在郊外,狄婉儿看到了闻人祎为毕江月立的碑,她本无意去与一个死了的人争风吃醋,但肚子里...

  • 亲爱的人啊,你会一直在我的航程上吗?我会一直在你的视线里吗?亲爱的人啊,谁才是我真正的亲爱的人呢?爸爸、妈妈、儿子,还是秦黑汉、汪佳强、王加强,还有那个贺双丰……梅圣兰想着想着,眼泪又是簌簌而下。 汪佳强看着眼前的一切,先是一楞,因为让他匪夷所思的是,昨晚竟然没人陪伴梅圣兰。昨晚他是打过电话问候的,但没有关切到有没有人陪伴的。唉……安抚了好大一会儿,梅圣兰才稍稍安静下来。等梅圣兰安静下来之后...

  • 文|水芷汀兰 图|网络(侵删) 01 他45岁上下,头发稀疏有点花白,有大肚腩,头重脚轻。皮肤黝黑,眼窝凹陷,笑的时候会露出一排大门牙。骨架大,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格还算健硕。 是随处可见的老实农村人的长相,为人木讷,不太会说话,但勤劳能干,脚踏实地,街坊四邻都有所耳闻。只是有时候脾气不好,很容易发怒,人至中年,一大家子人还经常吵吵闹闹没完没了。 他唯一留下的一张年轻时的照片上身着西装的他并不...

  • 小时候,经常在邻居家和小伙伴一起玩耍,邻居小孩妈妈总会拿出一些水果、零食给大家吃。大家都伸出小手等着零食分到自己手上,而我永远是最特殊的那一个——不好意思伸出手来吃别人家的东西,即使作为小孩子对眼前的美食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但是真的不知道是身体中的哪一股力量会让自己拒绝零食的诱惑。在之后的若干年里,深深烙印在我性格里的“害羞”二字真的贯穿了我的所有生活。我会因为不好意思而拒绝眼前别人提供的...

  • 治承二年,建礼门院御产,按照阴阳师的预算,中宫那起伏如不尽山峰的小腹里,怀着的应当是一位皇子。 法师与阴阳师们都没有歇着,期待着皇子诞生的公卿列于廊下守候,乌帽子、直衣都被汗水浸湿,中宫的父亲入道公清盛更是率领着平氏一族上山门祈祷爱女平安生产,平氏一族浩浩荡荡出行的繁盛模样,观者无不羡慕。 分娩本是危险的事,母与子的命运都在临产的那一刻变得不可捉摸,中宫终日伏卧着,黑发流泻在卧榻上,中宫苦恼...

  • 小时候,我总觉得大人世界的规则让我琢磨不透,小孩子总是会被推出去做(或者说)一些他们磨不开面子的事,所谓的童言无忌君莫怪。那时天真烂漫的自己并不知道被无情"利用",还以为大人们是自己坚定的后盾,就这样我几次稀里糊涂地充当了大人世界里的炮灰。 就拿我10岁那年守果园的经历来说吧。 每年果子成熟的季节,家里总是忙不过来采摘,有些别家的小孩子会偷偷跑来摘果子。你可能会说,小孩子摘几个尝尝能怎样,又...

  • 最近这两天,我似乎跳出了我之前所设定的LOOP,不想工作,不想回到那令人窒息的环境。 我刚进课题组的时候,一切都充满了挑战。许多东西是我不知道的,实验室的陌生,科研的神秘一次次挑逗着我的所有感官。老板告诉我,我们课题组是研究脂肪酸和DNA甲基化的,我就一股脑翻了一堆书,就像林黛玉一般,生怕别人耻笑了我。 人作为一种哺乳动物,它的脂肪酸合成酶(FASN)是一个多功能的合酶。也就是这个酶是有多个...

  • 文|阿杰说 序 “告诉你们,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这次让你们吃的是纸,下次让你们吃玻璃!” “我读书少,你们不要骗我,是不是我陈真走出去,精武馆就不会受连累!” …… 最后,他像一个悲壮的侠士一样从容赴死。 一声长啸,腾空而起,枪声大作,一代英豪陈真壮烈牺牲。 不可逾越的经典功夫电影《精武门》,最后定格在半空中的李小龙身上。 关上电脑,我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书房的墙上密密麻麻张贴的李小龙...

  • 目录|上一章 03 死亡 唾液 馅饼 狼的每一步都让朋卡感受到死亡的逼近,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死亡是什么,而现在这眼前雪白的斑狼就是属于他的死亡。狼的牙齿是那么的锋利,小胖子朋卡似乎都能看见唾液的在阳光下的反光。如果让他重新选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在选择来这一条小溪,以前和妈妈过来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危险,没想到第一次带小伙伴过来就遇上了。 朋卡听到了远处希力和安瓦的叫喊声,但斑狼只是抬起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