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陈意抱着自己的所有家当,走出了身后这座雄伟奇骏的写字楼,脚步轻快,没有半分犹豫,她迫不及待要去[]看看被云遮住的夕阳,破土而出的娇嫩枝叶,还有记忆里蒙上灰尘的那个愿望。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却一直被拖延被瓦解的辞职,但显然她打赢了这场战役,为自己赢得了人生的选择权。 “我是想跟你好好谈一下的,小陈,你还年轻,也很优秀,你并不知道当下的选择对你的人生到底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你这样孤注一掷,...

  • 今天老李头要出门参加居委组织的活动。他在衣柜前一边翻找着衣服,一边嘀咕着:“穿哪件衣服好呢?喂,我穿哪件衣服好?” 比他小十岁的妻子丽华走过来说:“今天去海边玩,得穿休闲装。就灰色牛仔裤配那件绿色T恤吧。”说着已帮他把衣服和裤子找出来,递给老李头。 “这不是我的衣服!”老李头看了一眼,立即黑着脸,把衣服扔到床上。 “什么,这不是你的衣服?那会是谁的衣服?”丽华感到莫名其妙,从床上拿起衣服又扔...

  • 五十多岁的顾美珍,瘦黑的脸上眼窝深陷,一头枯黄的卷发胡乱扎起。看着周围这个年纪的人们含饴弄孙、自在无忧,好生羡慕!在她的印象里,自从结婚后,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这一切都怪丈夫! 在那个物质匮乏、精神生活也不丰富的农村里,起初她也安贫乐道。 一转眼已经结婚三年,她肚子依然没有动静。丈夫和公婆极为不满,一边四处求医问药,一边扬言:如果再不生,就去找别人生! 她一边紧张担忧,一边努力配合丈夫,偏...

  • 他们俩正在吃午饭的时候,有人敲门。苏妍去开门一看,楞住了,原来是林楠。林楠更是楞住了,这不就是那天在咖啡餐遇见的那美女吗?她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他又琢磨了一下,大喜过望,对颜于明说,“不用给我介绍了,我就知道苏彻肯定有个妹妹吧,你们还不信。” 然后又对苏妍说,“美女,你还记得我吗?在商场的咖啡厅里,有印象吗?” “有印象啊,你长得这么帅,让人过目不忘嘛。”苏妍道。心里却对这人有些反感。 林楠...

  • 朱墙十里,她只是,再也找不到在春末的廊亭里等待她的人。 一 天际一声惊雷,险些震落了岫雨手中捏着的针线。 未过半刻,雨点子噼里啪啦地砸下来,潮气迅速漫进窗户,遇着屋里香暖的热气,凝在窗框上,结成了水滴儿,再“啪嗒”一声轻轻掉下来。 寒意顺着皮肤溜进岫雨的领口,她耸了耸肩,赶紧放下针线,起身取下支窗的木棍,把寒气重重挡在沉重的锦窗外。 架子床上的身形动了动,翻了个身慢慢坐起来,岫雨急忙取下木架...

  • 第五章 瞬杀 刺耳的电流声传进他的耳朵里,通讯连接失败了,他心中一惊,这才想起其中的原因,恐怕是因为那边的信号波动太过激烈才导致语音信号无法正常传导,他猛的一拍脑袋,有些气自己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立即改变了思路,在屏幕上弹出的空白方框中输入了一串文字。 耳边传来的噪音让蝴蝶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暗暗抱怨道:“难道这帮家伙忘了在任务开始后就不能使用语音系统了吗?” 没想到,紧接着一条文...

  • 天气阴沉沉的,连着下了好几天雨,雨是停了,但还是阴天,天上有白云,棉花一样白白的白云,不是乌漆抹黑乌云罩顶的乌云,可是依旧没有太阳。 太阳这回休假时间可够长的了,太自由了,也没有人敢扣他的工资,谁叫人家他是老大?人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能咬他一口? 再胡搅蛮缠喜欢攀比的人也没有办法敢跟他争长短,就是这么霸气! 可惜谁也做不了太阳,不管是他,卫强东,还是她,王艾迪! 两个刚刚才上大学不久的稚...

  • 李瑞昭的声音忽然低落下来,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地说:“店铺的租金和一些最基本的开支,还是需要家里支持一下的。”不等父兄俩有所反应,他又接着说:“只是最开始的时候会要家里出钱。等买卖开起来,我就不会再跟家里要钱了。” 李鸣岐默默等了片刻,见李瑞昭不再说话,他抬起头,问:“说完了?” 李瑞昭莫名有些心虚,又不想退却。他心一横,咬着牙点点头,不是那么坚定地说:“基本上就是这样了,具体细节到时候再慢慢完...

  • 彩虹峡谷——象牙之痛 文/临溪为砚 憨娜带着雪莲花回到了古堡,她没有想到刚刚还娇艳欲滴地雪莲花,一进入城堡就枯萎了,看上去就像从葡萄变成了葡萄干:“尼克斯,你快出来,你要的花儿,快不行了!” 尼克斯的好梦又一次被搅黄了,他疲惫地说:“没.......关系,晒干了也能用!” 当清晨的太阳照到壁画上,半睡半醒地憨娜,忽然从床上跳起来,大喊:“尼克斯,尼克斯,你快看,壁画上这么会有两块空白。” 尼...

  • 彭冬提着灰猫的脖子,把它从餐桌扔进了麻布袋,屋里只开了走廊灯,灯光失焦,所以再去瞧那透明玻璃花瓶里的绣球,怎么都是丧气的。他踢了一脚麻布袋,猫软软的动了动。这是一只失去了天赋的猫,猫对危险的感知应该蛮强的,彭冬想。 彭冬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冰箱放满了啤酒和面膜,并且各占了两层。他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又踢了脚袋子,力道重了好多,可那只猫还是没太大的动静,这让他有点失望,他希望它顶着袋子跳起来,把...

  • 《有些人是不适合在一起的》 阿紫最近对我说,她终于有喜欢的人。 我问她是谁,我们学校的吗。 她默默点了点头说“是”,说的时候有些支支吾吾,脸上却又带着兴奋和甜蜜。 “在一起了吗?” 她摇摇头说,“应该不会”。 而这一切不是因为那个男生不喜欢她,只是因为有些人是不适合在一起的。 这是从她苦笑的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传递出来的。 一、 阿紫和那个男生是在朋友聚会偶然间喝酒认识的,那时的阿紫酒量很差却...

  • 文/安的港湾 立夏之后,气温陡然升高。周末了,决定将头发剪短些,与发型师联系,问:明天上午在吗?他回复:在店里。 跟着这个发型师已经七、八年的光景,从之前的店到了现在这家店。已记不清最初是如何选择他的,大约就是店里推荐说他是首席发型师吧。慢慢地,他了解我的发质及喜好,每次去无需过多的交流,便很信任地将自己的头发交给他打理。 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的还是在很多年前,一次修剪头发时无意中聊到,每月他都...

  • (8)小昌的爱情 小昌一直饱受相思煎熬却没有实际行动。为情所困的小昌并没有只把心里的秘密告诉我,虽然我是第一个知道的,但不会是最后一个。刘磊和王涛在女人方面比我成熟很多,他们知道了小昌的喜欢甜甜以后都表现得很激动。 “真的假的,咪咪那么小。”刘伟说。 “咪咪小还可以发育,主要是腚不大,现在都流行找腚大的。”王涛说。 “你们懂个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昌满脸不屑的说,刚才的害羞已经消失了,开...

  • “你应该告诉她,我不要林炎,也不要好好地过,我只要她抱我一抱,然后就让我马上死掉!”——司马怀璧 文/怀山若水 1 司马怀璧骑着父亲替他准备好的马,独自跟在队伍后头。 出发前,他一再强调,要不是为了母亲,他是绝不会走这一遭的。可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到父亲像个傻子般咧开大嘴笑了。 我就不该答应他,怀璧有些后悔,可是转念一想,只要能让母亲的在天之灵高兴,就是给司马世弋占些便宜也是值得的。 起初,他...

  • 第28章 遭遇杀人蜂 我痛得浑身直哆嗦。 伊莉莎感觉到了。“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了!”她心急火燎地说。 我咬着牙巴骨,强忍着剧痛。伊莉莎飞得很快,耳边虎虎生风。要不是伊莉莎,我今天就……。我感慨万千。 突然,一种异样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一阵嗡嗡声由远而近穿透风声振动了我的耳鼓。我睁开眼四处张望,一团黑压压,密密麻麻的东西像网一样朝我们围捕过来。 “那是什么?”我惊叫。 伊莉莎回头一望,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