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三十四章:痛苦的煎熬 几乎是一瞬间的犹豫,理智逼着我的脚步迈向了医生的办公室。我要陪着干妈,这个时候她闯到医生办公室去,估计已经是太久压抑和等待后,又碰到一个新状况,急火攻心了。 任何做父母亲人的,几乎都是如此。干妈那样沉着冷静的一个人,渐渐的在宝贝儿子的疾病前,丧失了她的优雅和从容。 医生不在办公室,干妈又扑到护士站,护士说医生查房去了。很快会轮到我...

  • 天青云白,又是一个芬芳的春日清晨。顾非嫣从被窝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心里满满的充塞着幸福,今天,终于要开始工作了,终于要和几个月来无着无落的游民身份说拜拜,眼角眉梢的笑意已经无时无处的四溢了。 吃罢早餐,骑上电动车驶向鼎鼎大名的正天集团,非嫣的心里真是既踏实又满足。 咦?这辆车怎么这么眼熟?正天集团地下车场入口处,一辆白色轿车正缓缓驶入,那不正是前几天被自己撞伤的那一辆吗? 顾非嫣一时着急,骑着...

  • 文/意磬 武惠芬在院子里洗衣服,看到儿子领着儿媳妇回来了,抬头看了一眼,继续低头洗衣服。 刘缈走到跟前轻声说:“妈,我和筝儿回来了!” “哦!”盆子里的水肆意向外飞溅,周围的地湿了一大半。 “往远站点儿,不要湿了你的鞋。”婆婆继续在盆子里奋力地刷洗衣服,似乎这件衣服沾上了什么顽固的污秽,需要使劲全身力气,让污水飞溅才能够涤荡干净。 “走,先进去。”罗晋拉着刘缈的衣袖走开了。孩子趴在罗晋的肩头...

  • 那年他考进士又一次落榜,心情郁闷的他,在寒食日这天,便独自到城南踏青。在去往郊外的小路上,正值春日,路旁的桃花已经开了,桥边的柳树正在飘絮,鲜艳的红与清新的绿相映成趣,一派蓬勃生气、春日气息。但这些与他无关,他信步走着,无心观赏旖旎风光,怀才不遇的境况于他是这样惨淡。他本出身于书香世家,天资纯良,才情俊逸,奈何天意弄人。     一路漫行,不知不觉离城已远,他忽然觉得有些腿酸口...

  • 我所在意的是将自己心中的某些想法或者某些经历给人们表达出来,而不是去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世界上太多人擅长并且热衷于讲故事。我这个人脑袋里全都是浆糊并且思维跨度极大。总像是一个闪烁的电视荧幕。我不保证你们能看到你个完整的故事,但我可以给你们一些碎片,至于一切的前因后果,要么别想,要么就用你的逻辑将一切串起来。别问我就行。  台湾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至少在电影上是这样表现的。...

  • 上班高峰,小M 骑了一辆共享电单车,往公司奔去。路上被一辆私家车蹭倒了,车主非但没有下车,反而加速驶过,将小M撂在一边。 她的牛仔裤被蹭破了,膝盖渗出血来,便当包也摔在地上,里面的午饭都撒了。 小M挣扎着站起来,对着远去的私家车大喊:“怎么开车的,去死吧!!” 随后她艰难的扶起车,把散落的饭盒捡起来,忍者疼痛,继续往公司去。 快到公司的时候,前方堵车了,“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这回可要迟到了”。...

  • 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病,每到周末的时候总是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种空虚寂寞感浮上心头,想要回到工作岗位,沉迷于工作中。 租的房子,如果不是需要睡觉,我是不愿意回去待着的,实在是——无聊啊! 群处守嘴,独处守心。 这两个好像我都做不到,虽然我不怎么爱说话,但面对熟人,有时候还是会滔滔不绝,不给他人说话的机会。 基友说,这是你的寂寞在唱歌。 而一个人的...

  • 一念千秋之求渡 by相公痴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 (一) 前夜的情人,昨夜的敌人,今夜又同床共枕。 白月光从窗帘缝隙映照而来,落在他脸颊上,他就成了那片月光。 他闭着眼睛,睫毛轻颤的幅度和沉重如铅羽的呼吸证明他尚未入睡。我于是轻轻推他的肩膀,他似乎答应一个约定般轻易而郑重地睁开了双眼,深原木色的眼眸被月色...

  • 在农村孩子的心里,有时候就那么单纯的认为,除了读书,看不到未来。上学,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不能求学,那是无尽的黑暗…… -1- 王彬躺在床上想了一夜,吴老师的话长久在耳边萦绕:“王彬,你这次高考失误了,本来可以考个不错的二本院校的,连三本线都没上,我也很意外,也替你感到惋惜。今年因为特殊原因,试题偏简单,拔高了分数线,好多人都吃了亏。我希望你能够放下包袱,选择复读,明年一...

  • 残阳,冷血,枯草,疾风! 七日已到,孽畜,纳命来吧! 我眯着眼睛,感受到了群狼的逼近,居中那头凶残的独眼狼就是他们的头领,他瞎掉的那只眼睛是我的杰作,此刻,他正带着狼群把我团团围住…… 猎狼之狼 其实,我也是一只狼。我体格壮硕,思维敏捷,别说是寻常的狼,就连狮子老虎我也不放在眼里。其实我原本可以做个狼王,在狼群中过衣食无忧的日子,可是法缘注定,让我拥有魔鬼的力量,却生有菩萨的心肠,因此我注定...

  • 目录上一章第52章 约定 第53章 秘密转移 “你们干什么?这是要去哪里?”白若琦看着几个人径直闯进自己所在的地牢,推搡着把她带了出去。 “去一个更好的地方”红烛在一旁阴阴的说道。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白若琦听闻更加挣扎的厉害,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自己要挂了? “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待会路上可不太平”看着不太配合的白若琦,红烛冷冷的说道。 “路上?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我的丫鬟呢,她们在哪里?”白...

  • 文 |丁引     谷雨过后,天上的风筝渐渐多了,从天空扯下的引线牵连着大地。若不是还能听到来自外村豆腐小贩悠长的叫卖声。真觉得花蹊村好似被这些风筝吊到了天上,只要有风仿佛就会飘向远方。     练习轻功失败后小小很沮丧,大早上在院子里发呆。“要想飞起来看来必须借助会飞的东西。”这是他苦思冥想好几天得出的结论,可是身边什么东西会飞呢,终于目光落在了院子里那只芦花鸡身上。     说起鸡便回忆...

  • 时间于外是短暂,于我却是漫长。 游荡在南京城,想去再逛一遍颐和公馆的民国建筑区,大学时曾坐公交偶然瞥见隐匿于梧桐树下的红瓦黄砖,惊叹于此地浓重的历史人文情怀,直到澄陪我去,才得以对它一览全貌。迟了整整5年。 我知道颐和公馆在他家附近,以为自己不会记得去他家的路,所以才敢有勇气纯粹地再走一遍他带我走过的路,一如我去桥北滨江生态公园。但是从云南路地铁口出来,周围的景物带着记忆都活了过来,在血管里...

  • 壹 “轩儿,你可出师了。” 我讶然抬头,呆呆地望着对面坐着的师父,口中喃喃:“怎的……” 师父看到我的样子,微微笑了笑道:“你六岁便随为师习琴,尔来已有六载,觉得可有进益?” 我忙道:“自是大有进益。六岁那年我丧了双亲,师父收留我入家门,待如亲子又传我技艺,今日恩情未报,却怎可离开?” “并非为师赶轩儿走,只是为师授琴二十余年,弟子众多,却只得你一人聪颖如斯,身旁师兄弟即使早于你来此受教,...

  • 水雾透过皮肤,空气槮骨般的寒冷,不知归处,易无地停留. 柏油路上车辆行驶,没有看到我,缓缓开过,活着吗?我不止一次的问着自己。 路灯将影子拉长。没有人可以走进我,我也抗拒着和任何人接触。 “你不回家吗”,一个陌生的声音问道。 “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我很沮丧。 “早点休息吧”,他转身离开了。 仅是简单的问候,也仅有他在人群中看到了我。 我知道他喜欢我,因为他看向我的眼神与他看别人时不同。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