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来才发现》             -----庄心妍 那疲倦的黑眼圈提醒着我别妥协 因为你的心太野结局已很明显 只不过几天时间我足足瘦了一圈 不会再让心冒险不再为你改变 我们已回不到昨天请收起你的敷衍 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可怜 如今我才发现男人说变就变 甜言蜜语过后剩下的全是谎言 他虚伪的表演瞒过我的双眼 还以为自己活在幸福里面 爱过我才发现背后隐藏危险 原来一直是我傻傻的一厢情愿...

  • 这几天我心情挺复杂的。再返校,我就真的高三了。 时光不可追,我混沌着,一路跌跌撞撞,回过神时,已经是我中学时代的边缘了。而我曾以为写不完的试卷就像穿不完的碎花裙,所谓高考也是遥遥无期。 几分惆怅之外,我又想起了他。 后天,他就要高考了。 “你应该还记得我吧?”近期看到QQ里这条好友申请,我大概愣住了一二三四五秒。 我怎会不知道这是谁呢?那个扬言要陪我“大学走遍全国,余生环游世界”的人,那个放...

  • (一) 挂掉了兰诺的电话,哈省陷入久久的沉思。 学生公寓旁边的一栋建筑框架似乎是短短几个礼拜之间就拔地而起,在这个春夏交接的烦闷的午后轰鸣着独特的重金属的声音。放在平时,哈省会在一阵阵的脑胀下一边咒骂工地不让人好好睡觉的缺德事一边以光速撤离,而此刻,挂掉兰诺的电话之后,哈省就这样伴随着机器的嘈杂声陷入沉思,哪里还有半分的头疼脑胀。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兰诺之间演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呢,哈省也不知...

  • 偶然间认识了一个浑身都闪着光的女孩,她好像有一种魔力,让我不断地想要去靠近,不断地去了解…… 第一次见她是在开学。当我取校服找不到零钱的时候,急得团团转,出去找吧,进来又要排队,要好长时间;不出去,又没有零钱,我就在那儿一直站着,看着别人忙来忙去……“同学,你怎么了?”我转过去,一个牙白白的姑娘。“你可以借我十块钱吗?我用微信转给你,好不好?”我尝试着说,害怕她不答应。“诺,给你”就好像有...

  • 定定的望着手机上的验证信息,我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高三时的一个同桌,关系一直淡淡地,说过的话也不是很多,一直就是那种点头之交,高考过后也就断了联系。 记忆中的她胖胖的不善言辞,总是在低着头翻课本,很努力的样子。 刚认识的时候,我以为她是那种只可远观的学霸,也就收敛了自己的性子,忍着不去打扰她。 只是下课或放学的时候,拍拍她,说一句:同桌,我出去一下。 真正知道她的成绩是在高三的第一次...

  • 上周到上海出差,约了多年不见的老友叙旧,为了方便地点就选在了他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坐了十分钟才见他从对面匆匆赶来,却又带着一脸愁容,略显疲态,和我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着实有些改变。刚刚过了四月份,公司颁了绩效老板也和他谈了话,他说:“直线经理觉得我和公司越来越不匹配,做事的节拍越来越跟不上外企的节奏,不像年轻人那样有冲劲;我现在越来越怀疑,这么多年在外企这么兢兢业业的熬着,辛辛苦苦的加...

  • 身上不轻不重的力道游走着,在我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时的舒服时,天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先生,公司来电话了,是周先生的。”天华轻轻地说。 “接。”我趴在床上简短的吐出一个字,听起来有些不太情愿,我也确实有些不太情愿,估计休假又完了。 天华手朝前一挥,使面前的空气凝固了,然后从眼里射出一道光打在被凝固的空气上。一个大的画面呈现在我眼前,而此时天华自身成了一个音响。 显示屏上出现一张比较帅气的脸庞...

  • 是夜,西山行宫。    焉铨在对着一卷纸涂涂改改。他正在思考明天该和如霜说些什么。晚上的烤肉宴,如霜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不过没关系,至少她肯说话了。如珺呢,依旧臭着一张脸,当然了,每个人都十分理解,他的笑了全赔在苏锦阳小姐身上了。    好吧,焉铨揉了揉眼睛,丢掉笔,坐在床榻上。如霜的性格他猜不透,写了也等于白写。倒不如多睡会儿觉,明天才有充沛的精力和如霜唇枪舌战。    如霜这时也...

  • 〈〈上一章 2 小婵将曲辰拉到了一个餐馆,很素雅的那种。看得出来她与老板娘很熟,打个招呼直接进了一个小单间。 “曲先生请坐。”她笑嘻嘻地做着手势,“还喝什么咖啡?当我不知道啊,你都忘了自己说过离得开老婆,也离不开酒呢!” 她哈哈哈一笑,曲辰觉得一切变轻松了。除了见面开头的几句夸张的寒暄,眼前活脱一个好久未见的老朋友,对方的根底都深深地印在脑海里的那种朋友。刚看到时的眼前一亮,和又悄悄打量到的...

  • 古潇儿拉着拉杆箱,看着这陌生的地方有种不知从哪个方向抬脚的感觉,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与她格格不入的陌生世界,她拢了一下衣领,突然发现这里是那样的寒冷。 最终她还是找到一个酒店,将东西放在里边,后来关若兮知道她来了就过来找了她几次,而她都是闭门不见。 两天之后她终于出门,找到一家酒吧直接就进去,谁知把自己灌醉之后莫名其妙的就跟人结婚了。 现在她还有事要办,关隐要离开他不外乎就是觉得自己活不了了...

  • 勾搭,在大学生活里是个有趣的命题,大学生多多少少都带有勾搭的技能。 梁清在这方面的技能是满满的。 但他也会愁一些勾搭的事儿,例如楚南乐。 这天梁清约楚南乐去图书馆上自习,将近期末,图书馆一座难求,他早晨六点半起床,在门口等图书馆七点开门,只为两个座位。抢到靠里不透风的座位后,他也不忙着喊楚南乐,先心不在焉地看了会儿书,等过了八点,他出自习室的门,在过道上给楚南乐打电话。 “南乐。起来了没?”...

  • 白秋霜轻轻的关上房门,穿过小院,走出大门。 李厨娘早已牵着白马等候在那里,她正拿着草料喂马,见白秋霜走来,便开口问道:“你打算把杨公子易容成徐福?” 白秋霜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这时屋内房门突然打开,燕丹一脸怒气的走了出来,一个跃身上马,转身对白秋霜抱拳道:“后会有期。” 白秋霜微笑道:“后会有期。” 李厨娘牵着马走出小巷,边走边告诉燕丹出城的路线。 出了小巷,便是青石板铺成的街道,燕丹马鞭...

  • 第一部 大草原之旅 深入印第安故土三十天 第一章 波尼族人的狩猎场-旅伴-政府特派员——寻求冒险的人-边疆上的吉尔·布拉斯-年轻人快乐的期待 美国西部是一片常被人吹嘘的地方,它在密西西比以外几百英里,地域广阔,荒无人烟,无论是白人的圆木小屋还是印第安人的棚屋都见不到。美国西部是一大片草原,其中散布着森林、小树林和矮树丛,阿肯色河、卡内丁大河 、红河和它们的支流使之得到浇灌。赤鹿、野牛和野马仍...

  • 目录:【创业青春】我是蓝妹妹(简介 目录) 上一章:【创业青春】我是蓝妹妹(11)注册执照 12、张霄瑜伽 早上十点,我来到金隆地产的前台,王姐姐也不在了,是两个我不认识的漂亮女生。 听说我找董事长,她们打电话给他的助理核实。 有个认识的男生刚好路过前台,“唉,蓝妹妹,回来上班啦?” “不来了。” 前台说,“罗小姐,董事长说你可以进去了。他说你以后来直接去找他,不用通报。” 那个男生瞟我一眼...

  • 晚上,梅圣兰也没有回家,更没有在办公室休息,而是和母亲一起住在病房里。阳阳是不要她照顾的,此时她的心思也没有分在阳阳身上,而是在自己、妈妈、黑汉以及那位负心汉之间绕来绕去。 晚上,等妈妈睡着了,梅圣兰拨通了黑汉的手机,得到的只是潘桃溪不阴不阳的客套话。电话还没打完,贺双丰就来了。 他们看到老人家睡熟了,先是寒暄几句,然后交换了一下秦黑汉的情况。当然,梅圣兰必须打开贺双丰一直埋在心中的一个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