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要:我的家乡中国陕西省,就位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站在这里,回顾历史,我仿佛听到了山间回荡的声声驼铃,看到了大漠飘飞的袅袅孤烟。这一切,让我感到十分的亲切。 1 我头也不回的打包了20平米出租屋里的所有行李,坐上回家的火车。这是我第十次坐上离京的火车,时间错开了高峰期,硬座的过道周围倒也没有那么多人,腿脚可以稍稍舒展一下了。 “我回西安了,离我爸妈也近。”离职的时候领导找我谈话,我憋着眼泪,...

  • 站在680弄的入口往里走,经过两三户人家,在第一个水池子和案板的面前停下来。案板的右手边有几节台阶,拾阶而上。楼梯左右有我涂在墙上的杰作,楼梯的尽端有着一扇小小的窗;窗户的左手边嵌着一扇大门。这里便是天山路的老家了。 再上两节台阶,推门而入,便是了厨房。入口左手边靠楼梯是炒菜的灶台,那时候是要扛了燃气罐头上楼,炒菜做饭的。灶台右手边,朝街有两三扇大窗户,窗下是爷爷操作的案板,贴了白色的瓷砖。...

  • 目录 |第八十一章 铁骑新军 第八十二章 归去来兮 卫景帝文和十五年的暮春,下了很多雨,像是在弥补一冬稀缺的雨雪,来洗刷那些无处不在的,烧过火后的焦糊味。 铁珩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总是怎么也睡不醒。 铁骑刚开始接管前锋和苍武两军之时,他与岳朗有无数次彻夜不眠,整天都在研究怎么不动声色地把两军建制打乱,化整为零。 他们能用的铁骑军将士实在太少,每人都要独挑大梁,领一千五百人的队伍分散到四处去练...

  • 14、你认识我? 门铃响了,我妈让我平常都关着门,除非是非常熟的人,完全可以信任的那种,否则坚决不能让人进屋。 会不会是他来啦?他说他有空来的,我几步跳到门边猛地拉开门,抬头看见的是刘伟轩微微扬起的、布满不屑的脸。 他其实长得很帅的,棱角分明的脸颊,高挺的鼻梁,一双骄傲冷漠地眼睛,有点像同样是加拿大长大的明星吴亦凡。可是,他跟他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让我想起他爸那时候失控的表情,有点恶心。...

  • 上节回顾:高媛媛出院前,曹楠为她解开心结。 十二月的某个休息日 ,冬日的暖阳温暖又舒服,偶尔有一丝丝的微风吹过。晾晒在一楼屋前竹竿或是绳子上的各式各样的衣服或是各种图案花纹的床单被子等,便随风快乐或不快乐地摇曳舞蹈着。空中偶尔有一只鸟儿低鸣一声,轻轻从头顶飞过。 曹楠夫妻俩在徐月敏家正准备吃中饭,曹楠手机有信息提示音,曹楠拿起一看,是黄德龙的:我表妹现在有我舅舅他们照顾,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吧?...

  • (本故事纯属虚构) 第三十五章:回乡偶得 入院到了第五天,实际发病已经十天左右了,周周到底生了什么病,还没有查出来。 这个时候,周周的病情已经惊动了老家的亲戚。老家来人了! 首先是周周的姥姥和舅舅来了,然后是周周的姨奶奶来了。 估计是干妈的安排,两家亲戚虽然不是同时到达,但是也是在一天之内前后到达。在再三推辞不掉之后,干妈终于允口让他们空手来医院瞧一瞧。 医院其实是最怕有人来探看的,于生病的...

  • 顾小夕从车站跑到了公司门口,这一段路有几百米,她弯着腰大口地喘着气。就在她伸出手去拨自己头发上的雪时,她的视线里所见的情形让她整个人愣住了。 许一航在漫天风雪里走着,他的头发上、肩膀上都是厚厚的一层雪,看情形他在风雪中呆了好一会儿了!他的嘴唇青紫,目光里都透着冰冷。他目光里的冷与风雪的冷融在一起让看着的人心生寒意。 顾小夕看着这样的许一航想起一个月以前自己也走在风雨里,这是茫然和无助!许一航...

  • 文/意磬 第十二章 在家的日子刘缈总是尽自己的全力去分担家务,她期望当自己去上学的时候婆婆可以帮她带孩子。罗晋也意识到刘缈这样低三下四地委曲求全是为了什么?他不想承认,更不想刘缈抛下孩子去上什么狗屁煤矿学校。 对他来说,女孩子学什么男孩子的专业,还不如把自己送去煤矿学校深造,毕业后他就可以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也不至于天天担惊受怕的开煤车。 可是这个心思,让他难以启齿。如果他去和妻子争,他男人...

  • “我一会儿带人过去看看他们训练的情形,要真是有那么大的训练量,我也就放心了。”穆胜高说。 此时尹大谋正好走到一个侧倾坡那里,“这个障碍物已经完工了,我刚才用测坡仪量算了一下,十七度,你看。”尹大谋把镜头对准身边的侧倾坡。 “乖乖,这么倾斜,不怕坦克在上面翻了,毕云成坦克的最大倾斜角度是多少?”穆胜高问,毕云成将问题回答后,又保持了沉默。 “我怎么感觉这角度都快四十多度了。”穆胜高说。 “没有...

  • 上一篇: 崇陵遗梦(1)            崇陵遗梦(2)                文|筠心 光绪帝十八岁的时候,终于迎来了大婚。他的皇后是慈禧的亲侄女,都统桂祥的女儿,比他大三岁的表姐。皇后是慈禧定的,目的是为了加强自己的统治,也为了在光绪帝身边按个耳目。聪明如光绪帝,能不知道慈禧所想吗?因此打从一开始起,他对皇后就很反感。而且,这位表姐也实在长得太寒碜了点,细高个,偏有点驼背;...

  • 第34章 公主的寂寞 “华华!”我即将进入伊莉莎的地盘,元儿追上我,“我想找你谈谈。” 我纳闷。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 我奇怪地瞅瞅他。 “作为地球人,我们毕竟错着辈分……不过,那应该属于过去……”他舔舔嘴唇,“现在我们是平等的,你是希波威亚拉星人,我也是。除了比你早几个月加入,我们没有什么区别。在星舰上,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当然,除了通过训...

  • 虽然诗瞳知道,自己在续命这件事情上和凌颢的理解有分歧,为了能缓和关系不应该再提这个话题,但心里的疑问还是无法消除。毕竟牵扯的是自己最在乎,也最重要的父母,而且科学发展至今,这些鬼怪乱力的事情已经作为旧思想逐步受到摒弃,但它真真正正发生时,你却发现毫无对策。 “你的意思是说,不是爸爸妈妈不想来滨城,而是被它控制了?”诗瞳问。 “你的父母更懂得尊重。”凌颢没有正面回答,冷冷的说完再不出声。 诗瞳...

  • 南方的5月,烈日当头,绝对不像北方的五月以温暖形容,像极高炉炼铁,说心里话,路过一家茶餐厅时,我挺想进去,吹着空调再点杯加冰柠檬茶,好好爽一把再说。 当我思想正入迷时,旁边的老人催促着我,走快点吧,我们到前面这个小区看看,看着挺好的,谈下来了,这广告位一定好出租,我一听广告位好出租,满仓热血的复活,加快速度跟上他。 纵然我很累,也很想放松一下自己,但在这个老人面前我是断断不能这样做,因为这个...

  • 曾经,有一位大学老师站在讲台上,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这个世界上最难的学问,便是与人打交道!” 看着这位平时嘻嘻哈哈,少有深沉的中年男子,我便觉得这是一位有故事的人。 童蒙智启,当我有自我意识的时候起,与人打交道就成了我人生的必修课题,现在回想一下二十多年一路走来,见过的人,打过的交道,突然觉得我也变成了那种“有故事”的人,且颇带传奇! 我整个童年,几乎都是在外婆家里度过的,幼儿园一直到初中...

  • “我这是怎么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为何还会如此恼火,不能自已。”——萧荻 文/怀山若水 1 “夫人,这么晚了你还来啊?”叹息声惊动了沉思的丈夫,他搁下笔,起身相迎。 “干嘛,我不能来吗?”萧荻推门而入,将食盒轻轻放在书案的一角,“怀珪让你派去归雁关巡边,怀琥又没跟你一起回来。现在连你也不着家,你说我一个人守着那么大个宅子跟鬼说话呀?早知道这样,我就不送怀玦那丫头去我二姐家了。你们几个呀,一个...

 22101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