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时候村子里都是果园,那时价格好,大伙都奔着果树种植。我学走路的时候,母亲笑着说都在果园,她们干活,任凭我在田里来回爬,站起来走几步就摔倒,摔倒了就哭,没人来管,我就自己爬起来,赌气给他们看。 村子里为了扶持果园的发展,专门成立一个技术小组。那段日子又赶上几年大旱,村干部又请来了施工队,给果园打了几口井。有了水,果树就有希望。那时人多,而井太少。每天早上打水的人都很多,母亲经常四点多就要起来...

  • 文/意磬 作者简介:意磬,91金牛女,简书连载推荐作者,半年时间内完成两部长篇小说《一生的苦难》及《暗涌》。 作品简介:本小说根据一个读者的真实故事改编,旨在反映婚姻家庭生活对一个人的影响。小说主要讲述了:十八岁的花季少女刘缈与二十五岁的罗晋相恋,很快步入婚姻的殿堂,以为彼此会幸福甜蜜度过此生。却没有想过婚姻生活,远远不是恋爱时那么简单。两个同样复杂的家庭,让他们从小就对家的概念淡漠,根本无...

  • 我叫郑君,男,25岁,在部队当兵已经7年了,身边都是清一色的爷们,接触到的女的少之又少,我的人生大事成为父母最关心的事。今年过年,我本想待在部队过年,可是老妈就是要我回家。想想自己好几年没有回家过年,心里有愧,就答应了。     大年初一一大早,我妈就叫我起来了,并且要求我好好打扮打扮,相亲的对象等下就来了。我推脱不了,只好接受了。过了一个小时,她来了。她刚一进门,就惊艳到我了。扑闪扑...

  • 我室友阿亮是个老嫖客,他跟我说,要是你第一次去的时候是个雏儿,那个妹子还会给你包个红包的。 一 “我以后再也不去嫖了,是真他娘的丑。”亮哥愤愤的下了楼,我一根烟还没抽完。 “你这个速度,嫖一次挺费钱的。” “是丑你懂吗,真的丑,不信你去试试。” “我不嫖。” “嫖一次怕啥,破个雏儿还有红包拿……” 亮哥耐不住寂寞就会拉着我去附近的洗浴中心,我问亮哥为啥每次都要叫上我,亮哥说看我是个雏儿,带我...

  • 文/幼稚着我的幼稚       第二十八章  兄妹初见 走出家门的云霞,心里塞塞的。这什么嘛,没有想到莹莹竟然这样任性,以后可得好好教育。 屋子里的三喜收拾完碗筷,拉过莹莹开始了正式的亲子教育:“莹莹啊,听好了,在这个家里一定要听话,一定要守规矩。” “什么是规矩啊?”莹莹瞪大眼睛,不解地看着三喜。 “比如饭前要洗手,比如不能随便撕扯书本,比如吃饭要……” “知道了,只能吃一碗儿米饭!” “...

  •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清·黄景仁《别老母》 人的一生往往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而且有时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往往将人打得措手不及,伤得悲痛不已。虽说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些擦肩而过,有些转身,有些睡去,很可能就是一生的别离,从此以后就会后会无期,永不相见! 世界上最“哈哈哈”的一句话可能就是:这一生,我们不要再见了。结果第二天在菜市场,你又遇见了...

  • 一场风花雪月,终不敌光阴荏苒    我们年轻的时候,总觉得恋爱大过天,觉得那个穿白衬衣的少年会陪我们一辈子,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来日方长,我们不知道,生活除了风花雪月还有光阴荏苒。我们一定要等到被现实狠狠扇一记耳光后,才肯心悦诚服地认输,才知道不能倚仗爱情过日子。    认识雪儿是几年前的事了。金秋九月,斜晖移进店里,仿佛带来了桂花的香气,隐隐...

  •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二十三章 如愿怀孕 身价倍增 时光如水,奔流不息,幸福的日子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匆匆溜走。工作顺利、感情得意、家庭幸福的依婷,活得如鱼得水,轻松自在。 一个多月来,在工作之余,依婷见了邹局两三次,吃吃饭,聊聊天,偷偷情,在一起时意浓情浓,分开后互不打扰,各自为政。除了偶尔情况,依婷都按时下班回家,与孙亿也如胶似漆,恩恩爱爱,羡煞旁人。 这天早晨起床后,依婷突然觉得恶心想...

  • “蛇精论”愈演愈烈的时候,林森特意聘请了一名研究蛇的老专家来厂里开了一次宣讲会,那老专家在会上对以胡胖子为首的职工们破口大骂,“啥子蛇精,我看你们才是神经!”据这位专家解释,根据这些蛇的数量、持续的时间、一致的爬行方向以及大量幼蛇的出现,这很有可能是蛇的一次大迁徙,说明这里的自然条件和环境不再适合蛇的生活。 老专家离开纺织厂后,林森第一时间在厂里成立了一支抓蛇队。为了让有关李显的谣言不攻自破...

  • 清晨时分,仁心医馆的大门又被人做了一次全身spa。祖传的大有来历的上好木料做成的门可怜地啪啪作响,无人应答后又惨遭飞起一脚。它吱呀哭泣,刚从被窝爬起来的老中医披上外衣,旋风一般冲进来的家丁们就将他带走了。 “…吱呀!吱呀!”叫破喉咙也没用,它的主人现在没空。 马车里的老中医了解到,钟老爷半夜胸痛,又怕惊扰了老中医,于是撑到早上才来叫他。治病前总要了解病情,于是他问:“钟老爷怎么忽然身体不适了...

  • 风不解人意的吹着,吹落了瓦片上的雪,洋洋洒洒,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上官凌云平静的看着对面站着的六个人,一点胆怯的想法都没有。他唯一想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他们六个,他们的人削减的越多,香儿的安全也就多了几分保证。 上官凌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在岁月的剥蚀下,他的手已经跟他一样饱经沧桑。虽苍老了许多,但也结实了许多,多了许多的智慧。 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出手了,很多事情只要他点个头,就会有一群对他忠...

  • 风不解人意的吹着,吹落了瓦片上的雪,洋洋洒洒,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上官凌云平静的看着对面站着的六个人,一点胆怯的想法都没有。他唯一想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他们六个,他们的人削减的越多,香儿的安全也就多了几分保证。 上官凌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在岁月的剥蚀下,他的手已经跟他一样饱经沧桑。虽苍老了许多,但也结实了许多,多了许多的智慧。 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出手了,很多事情只要他点个头,就会有一群对他忠...

  • 7 苏皖的办法大多数是以失败告终的,不少人因为她的“馊主意”而有点疏远她,但苏皖终究没有害人之心,也就还有人再信她一次。 这次她要做的可不是小事,是开口向皇上要人,不,是吴大人。可湚以彻是皇上送过去的,肯定是安排了耳目的。 于是苏皖本着为了自己的安全的理由,说要给自己找一个贴身护卫。 她也是终于出了一个好主意,但明目张胆的让湚以彻当,也不行。 她有想了个办法。 于是当日公主府便排满了参加比试...

  • 第一卷 孤叶逢春 03 许久许久,叶逢春才回过神来。那少年早已走远了,几个镖师在一旁的树林里挖了土坑,将林峻雄等人草草埋了,寻了几块木头,各自刻上姓名插在土陂前,这就算是简单葬了。本来镖师便是天底下顶危险的行当之一,刀尖舔血活着,多少年来,天元镖局之中不少兄弟横死在外,葬身野兽腹中,连这般简单地土葬也是没有的。 “小叶子,林镖头死了,咱们天元镖局也就散了。我们几个计划先回到江北召集天元镖局的...

  • 第一章 早上7点,宿舍外面气温较高,让人感觉有点热。这样的天气对于业宇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旅游季节。他今天搭配了全白的衣装出游,同时他邀请了自己的好友小乐、阿勇一起旅行。 北村这个旅游景点距离学校有200公里,是一个深受许多游客喜爱的旅游景点,当然也有很多游客在网上谩骂着北村。 由于北村的门票要提前预约,业宇他们三人在出发前一个月天天都在电脑上预约门票,可惜黄牛实力太强大,业宇他们三人最后没有...

 22101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