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 正月从初二到初六,一直都在走亲戚家,这是我们这的习俗。没理由不去。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感觉不太好。尤其是初二在姥姥家,看到姥姥行动迟缓,我就感到很难过。一连几天,心中的郁闷难以派遣。 初三去姑姑家,我有四个姑姑,以前走两天。可是,我大姑姑就在前不久走了,她喝了农药……我大姑父精神很好,见到我很高兴,嘘寒问暖的,可是,可是,却少了我大姑姑的身影,一看到我姑姑的照片,我难过的无以复加…...

  • 窗外的雨下的很大,似乎从昨天开始一直都没停过,她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他整理完东西准备上班。 他看了她一眼,脑袋凑过来,想要亲她,可是她却躲闪到一边拒绝了。 不是害羞,对于已经同居了一段时间的他们来说,这样的早安吻是每天必备的,可是,她今天却没有接受。 因为昨天晚上,只要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她便不想接受。 昨天晚上,他们逛街回来,收拾完所有东西,差不多十一点多了,本该是该睡的时候了,可是他呢,...

  • 东华出去后,去熬了醒神汤,叫了个宫娥:“把这个醒神汤给女君端去,就说是你熬的!” 宫娥端着药就进了寝殿:“女君,这个是醒神汤,是奴婢熬的,女君喝了就不会头疼了!” 凤九点点头,仰头喝了个干净,她此时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过了一会儿,凤九果然觉得头不痛了,身体也轻盈了很多,走路什么的都恢复正常了:“太好了,这下可以走了!”凤九高兴的出了东华的寝殿。 东华依旧在看着书:“看样子,你是没什么事了!”...

  • “漠大哥你好像还有很多秘密没告诉我们!” 庭远盯住漠风一脸严肃。 “漠老兄,你这么了得还会飞檐走壁的功夫?真没看出来啊!”三棱一旁咂舌。 漠风面无表情,冷冷道“我不说自有道理,你们知道多了并没好处。但我绝无害你们之心!” 说完在桌上丢下一本发黄的书,“这是一本修炼轻功的秘籍,每日照上面练下去定有收获,起码逃命用的上,你们这样毫无本事连自身都无法保护还怎么回去?” 说完自顾回房歇息去了。 庭远...

  • 除了季长风和鼹道人,林诗雅的灵魂也被风暴吸引着,一起浮沉。 风暴呈漏斗状,像龙卷风一般,以“漏斗”为中心向周围绽放,如同一朵盛开的鲜花。 在漏斗底部,像一只触手伸向未知空间。 恐怖的吸力,仿佛正是以那一点作为源头。 鼹道人的那一枚圆形方孔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 季长风突然暴喝一声,血色的符咒突然像一张网,在鼹道人猝不及防的瞬间,将他的灵魂紧紧地裹住,飞入圆形方孔钱的图案...

  • 前言:当大人的方法行不通时,不妨试试孩子的方法。或许事情很简单,只是你将它复杂化了。 零食公主与洞中仙 零食公主与命令国王目录 吃光兽?好奇怪的名字。 按照那个洞中神仙的说法,从洞口这一侧的山,绕到另一侧,那里有一个发出红彤彤光芒的洞,吃光兽就住在里面。 山洞所在山,独立于深渊之中。在山体和深渊之间,只留有一条约两人宽的小路。 命令国王紧紧拉着零食公主的手,慢慢摸索着绕山而行。卷卷也不再横冲...

  • 水深百丈,底端冒出个塌陷般的深洞,里面丢出许多杂物,几斛珍珠散落在地,夹杂着贝壳、水晶和红珊瑚,鲛珠匿在了水草丛里,现出一派冷光来。以往鼓灵三五成群跟着九江嬉笑,此刻化作小鬼附着在礁壁上,都抻头望着,究竟是怎样人物,惹得九江如此兴师动众。 里头极暗,无光不能往,九江一通乱忙,洞里着实利落了,长久以来,他在此地封藏,无忧无挂。他甚是喜欢收集晶亮的物什,送与娘亲和小妹,现在仍保有这一习惯。珠玉堆...

  • 慵懒的周末,清风吹过脸颊,阳光软软的卧在身上,此刻,唐艺同学应该在玩游戏,而我,想写一封情书,把我和糖糖的甜蜜和美好镌刻在文字上。  我想,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故事,当你想起的时候,你会觉得它从到到尾都是幸福的。  和糖糖相识于狼人杀,上学的时候玩狼人杀玩的很多,其实当时还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聊过之后可能觉得对方都还可以,于是乎就这样在一起了。是的,我和糖糖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网恋。可能这...

  • 断臂的骑士(一) 大日炎炎,悬在当空,炽烤着这片满目疮痍的大地。 大地的皮肤在炮火的轰击下呈现出一片坑坑洼洼的景象,裸露在外的黄褐色皮肤也因为常年干旱而四处皲裂。 一切,都始于战争! 斯里兰卡是位于奥托帝国最北方的一座小镇,镇里的人们朴素而悠闲,在这处未经战火洗礼的地方小镇,人们的生活很简单:早上,睡个自然醒,然后慢悠悠的洗脸,下地,干农活,晚上头顶星月天而归。如果期间累乏,那就盘腿坐在田埂...

  • 昨天早上买菜回来的路上捡到了一部智能手机。当时看到这部手机的时候我心里想的可能是个别人丢到一个废的手机套,抱着无所谓的心理还是看一下吧,谁知道真的是一部手机,当时下着大雨我捡到也没看就直接放到菜篮子里了。 回来进小区的门口时候刚好遇到我们一栋楼上的一位男士要出去,下着大雨看到他慌慌张张的样子手机还提着刚买的早餐一定是有事,我就顺便问一句下着大雨你要出去啊,因为平常见面他一般都会主动打招呼,他...

  • “我这是怎么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为何还会如此恼火,不能自已。”——萧荻 文/怀山若水 1 “我刚才也想过了,正好怀玦这会儿在我二姐家,她家的岳容跟怀玦差不多岁数,也还没嫁人呢。我估摸着就凭我二姐那心性,多半也会送她参选。我这就回去修书一封,让咱们两家的闺女结伴同行,到了王都还能互相有个照应。你说怎么样?” “不怎么样,”丈夫反对得异常干脆,“我说了,这件事必须等我跟大伯商议过再说,你不准自...

  • 作者:上官雪e 李青龙被错综复杂的纠葛困惑时,梅月婵也同样为千头万绪的琐事忧心。为了寻找奈凉的线索,梅月婵甚至想到了同为日本人的黑泽。眼下最让她挂念的还是青梅的处境,去见黑泽的头天晚上,在青梅不知情的情况下主动找到常六。她知道,指望常六有所回头的可能性不大但她还是希望事情能有一线转机。 梅月婵只身前往赌场。竹骨麻将异常流行,别说是光怪陆离宾客络绎不绝的赌场,弄堂口百姓家,街头巷尾的店铺里,无...

  • 第六十章 落难的小姐 程鸢一时不解,营地不远,怎地她不进帐休息,反倒让人赶着马车不知去往何处了。 还未等他想明白,楚云已经走了过来,“喂,程大管家,你愣着干啥,还不赶紧让人准备饭食送去我家公子帐内。” 程鸢见她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不由得怒道:“何时轮到你来指使我做事?” 楚云不屑地瞟了一眼,接着笑说道:“我可不敢指使你做事,一切都是穆公子的命令。” 程鸢当即回道:“胡说,我方才明明见她往城东...

  • 森林里住着这样一支队伍—小鼠队。他们是干什么的呢?他们是堪称技术一流的森林神盗。森林里动物们家里的金币没有他们摸不着、找不见、偷不到的。动物们也总是想方设法的藏好、保护好自己的金币,可无论怎么藏怎么保护,还是会被小鼠队偷走,大家为此都很头疼。 小鼠队每天都是要开汇报交流大会的,大会内容就是把它们今天偷了谁家,这家通常都爱把东西藏哪做个汇报,好让下次去偷的伙伴容易点儿、风险小点儿。 “我今天收...

  • 女儿今年8岁上二年级,儿子刚满三岁马上也要去幼儿园了。已经九年没有工作的我此时内心非常焦躁不安…… 我和老公结婚前他们家一直在隔壁区做着五金小生意,店里也是婆婆和老公一起打理。09年我们结婚有了大女儿以后我也辞职了,婆婆就带着女儿回了老家(另一个区的镇上,离得不远。)店里就交给了我们夫妻俩。孩子一岁的时候因为整个五金市场要陆续拆迁,老公想转行回家做吊装生意,因为他是新手所以决定先一个人回家边...

 22101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