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拜入仙门

第三章拜入仙门

“好吧。”石晴川乖巧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老叫花子,什么事情不能明说,非得……”石川有些无奈的说道。

老叫花子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严肃起来,完全没有之前的嘻皮笑脸。“这件事用三五句话说不明白,不过你小子听好了,这件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老叫花子深深吐了一口气道:“这几年,你不是一直练习吐气和吸气,而且练习之后,身体会感觉很舒服,全身的疲惫感都消失,而且感觉力气越来越大?”

“你怎么知道?”石川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这一直是他自己的秘密,就算是晴川,他也没有告诉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刻意隐瞒这个秘密。

“那我来告诉你,你的呼气和吸气叫做吐纳,吐纳便是最基本的修仙口诀。但是你应该能发现,在山神庙里的吐纳却比其他地方要快的多的,要轻松的多。”

石川点点头,脸上更加惊讶了,这老叫花子怎么知道这么多关于自己的秘密?

“你不用惊讶,这是因为山神庙有一件宝贝,对你修炼一定大有好处。”老者指了指案桌上,案桌上竟然出现了一块土黄色的石头,有手掌大小,全身上下发出柔和的暖光。

“收起来吧,切记,这石头是修仙界非常珍贵的宝物,你一定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你便会有杀身之祸。不管是谁,都不能告诉他,知道吗?”

石川若有所思的将这块石头贴身藏好,不过大脑还有些转不过弯来。他实在没用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老叫花子怎么懂这么多。

“莫非你就是山神爷?”石川脱口而出。

老叫花子一愣,随即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有真有些眼里,行了,快些走吧。”

笑完之后,老叫花子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就在石川要出门的那一瞬间,老叫花子突然化作一道黄光,直射入石川的衣襟之内。

“想不到我堂堂一介修真者,竟然假装凡人们臆想出来的山神爷,真是天大的笑话。不过,不管是不是五灵门,但是这次是最后一次机会,自己不能再等了。”老叫花子心中如是想着。

………………

石川拉着石晴川的手向山下走去,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山神庙里却是空空如也,那老叫花子竟然不知所踪,石川心中更是疑惑。心中更加肯定自己是遇到了山神爷。

被老叫花子耽搁了颇多时间,等石川回到村口的时候,被选中的孩童已经排好队伍,个个都穿上家里最好的衣衫,像是过年一般,而他们的父母邻居也是眉开眼笑,家里能出个仙人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十年之后,说不定能带几颗长生不老丹回来。

“瓜娃,可别忘了你叔给你吃的烤地瓜……”

“狗剩,十年后一定记得回来看我们啊……”

…………

“行了,都够了。”黄书郎看到石川和石晴川已经回来,道:“时辰已到,我们必须即刻返回山门。”

黄书郎说罢,从衣袖里掏出几张符篆,小心翼翼的贴在石川等人身上,其他几名青年道人也是照做。

“所有人都跟我走,若是掉队,可没有人管你们。”黄书郎恶狠狠的看了石川一眼,其实他是想把石川扔在荒山野郊之中喂狼,一想到石川有五条土灵根,黄书郎的心里就像有一根针一样,深深的刺入他的心脏。但是他心中清楚,此事由不得他做主,而且几位跟他同来的师弟也都看到了,隐瞒不得。

至于石晴川,他却有另外的想法,四条水灵根,绝对是门派长老的亲传弟子,以后前途无量,比他这种内门弟子要好的多。若是能够结成双修道侣,自然受益匪浅。

“这位姑娘可是叫做石晴川?在下黄书郎,你叫我黄师兄即可,路上若是跟不上,尽管跟我说。相互帮助,乃是咱们水灵门的传统。”,

“不用了,我跟着石头哥就行了。”石晴川躲在石川的身后,又道:“既然那两人不是我亲生父母,我也不要跟他们姓了,以后叫我晴川便是。”

黄书郎看着石川,眼中流露出一丝恶毒之色,不过转瞬即逝。

“出发!”黄书郎大手一挥,一行人箭一般的向前射去,只一会功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剩下石家村一帮老少目瞪口呆。

石川脚下步履轻盈,如同有什么东西将他轻轻托起一样,赶路根本不费任何气力,行进速度极快。若是让石川竭尽所能,也能达到这个速度,但是长时间保持这个速度,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只是一张小小的符篆,就能达到这种效果,石川心中不由得翻起惊涛骇浪。

再看其他人,脸上尽是欢喜之色,若不是有黄书郎在,他们估计能上房上树了。

黄书郎自然看到这些孩童的异常,冷声道:“神行符使用时间有限,必须加快速度,否则在符篆失效之前,无法返回门派,你们就自己走着回去吧。”

听闻此言,那些孩童才颇为收敛,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不少。

………………………………

三日的日夜兼程,让一行人疲惫不堪。终于在第三日的傍晚,来到一处山脉之下。此处水雾缭绕,草木茂盛,空气中散发一种淡淡的湿气,让人十分舒服。

一道百丈长的石阶从下脚下向上延伸,尽头是一个恢弘的山门,上面雕琢出各种浮云流水,十分生动,上书三个大字:“水灵门”

“黄师兄,终于回来了,这一趟可是累坏了,不过出去一次,灵石奖励可是不少。。”一名青年道人道。

“你先带他们几人去休息一下,我这就拜见师叔。”黄书郎看着这几人,心中却是另有所想。若只是几名普通的弟子,交给外门管事即可。而现在石川和晴川两人,却对门派至关重要,不得不报,说不定几个长老心中一高兴,收他为亲传弟子。

想到此,黄书郎赶紧向几位执事长老那里行去。

“这位师兄,我有要事禀报执事长老。”

驻守执事长老的弟子,最起码也是执事长老的记名弟子,黄书郎这种普通弟子,修为又低,怎么会说见长老就见呢?

“师兄,我刚去石家村收徒回来,有重要的事情禀报,希望师兄可以通传一下。”黄书郎恭敬的说道。

“石家村?哈哈”那名道人大笑道:“穷乡僻壤之处,能有什么重要信息。长老很忙,没空给你浪费时间……”

“师兄,我真的有急事!”黄书郎再次恭敬的拜道,不过眼中却露出恶毒之色,这份仇,他是记在心里了。

“是谁在此喧闹?”执事长老的房门突然大开,一名白须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种莫名的威压突然降临两人身上。

黄书郎跪到在地,大声道:“长老恕罪,弟子真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当面禀报长老,若有虚言,甘愿受罚。”

执事长老略一沉思,道:“你难道不知今日是我们几位长老每月一次交流修炼心得之日?若是你所有用则罢,如是无用,哼!”

说罢转身进入房间内。

黄书郎也急忙连滚带爬的跟上去。

房间之内,竟然赫然有五位筑基期的长老,这让黄书郎不胜惶恐,他在水灵门呆了四五年,不过见过其中的三位而已,其中一个还只是远远见过一面而已。

“拜见诸位长老。”黄书郎恭恭敬敬的行礼。

这五位长老一言不发,以他们的修为,自然听到了刚才门外的争论之声。若是黄书郎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恐怕今天难以轻松离开此地。

“诸位长老,我此次带队去石家村收徒。收取了一名四条水灵根的师妹。”

“什么?四条水灵根?”一名女长老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激动的问道:“四条水灵根,真是四条水灵根?没其他的杂乱灵根?”

黄书郎点点头,认真的说道:“的的确确是四条水灵根,我用门派的灵根镜看的清清楚楚。”

“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水灵门!”那女长老大笑起来。

“严师妹,此话差也,这名女弟子还未曾拜师,我们几人一样可以有权利收他为徒。”一名瘦高长老沉声说道。

“孙师兄,你莫非想跟我争弟子,我修炼的这门功法,只能女子才能修炼。何况你已经有两名亲传弟子了。”

“我那两名亲传弟子,只是三条水灵根而已,再说,我修炼的功法乃是咱们水灵门的祖传典籍,若是这名弟子能继承我的衣钵,也是壮大咱们水灵门的声望。”

“好了,两位别吵了。”执事长老劝道,毕竟这里还有一个练气期三层的黄书郎呢,让他看着这些争论可不好。

“在下也有三条水灵根。”黄书郎见此,在地上行起大礼来。

“哼!”严长老和孙长老互看一眼,也不再多言,若不是黄书郎在此,他们今日的争论可不会到此结束。

“好了,黄书郎,你这次收徒有功,去领取一百块下品灵石,以及进入藏书阁的机会一次。”执事长老冷冷的说道,四条水灵根的弟子固然很重要,但是他们交流修炼心得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