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私斗!渔翁得利

第六章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石川在老叫花子的指点下,进步神速,已经达到练气期二层的修为。用老叫花子的话来说,这完全是依靠石川的天生灵根才达到如此水准。

要知道,那个修真者不是用大量的丹药和灵石堆起来的。

但是石川这样的外门弟子,别说丹药和灵石,就是药渣也很少见到。这都是内门弟子的专利。

听说以前有一个外门弟子,去内门帮忙烧火炼丹,偷了一枚炼灵丹出来,被发现后,斩断手筋脚筋,在外门大门上悬挂了七日才死。

自此之后,外门弟子不准进入炼丹坊,多数被委派到炼器坊做事。

……………………

每月初一去见云长老,是石川必不可少的功课。不过石川却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修为被云长老看穿,因为那块土母石可以隐匿他身上的土灵气。

每一次,云长老都会让石川运转《水龙决》,但是这《水龙决》在石川身上,根本没有半点用处。这让云长老十分恼怒,不过也没有一点办法。

所以,每次见面的时间越来越短,这次,石川认认真真的运转了一次《水龙决》之后,还是没有半点作用。云长老直接挥手将石川赶走。

“这一日又是没事了。”石川从后山出来,脸上满是高兴。石川不同与其他的外门弟子的是,每月初一可以不做事。这是外门执事洪胖子决定的,没人敢问为什么。

所以,石川现在到不急着回去,寻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修炼功法最好了。

若是再有些日子,石川便能突破练气期三层了。不过石川还是有些苦恼,由土母石提供的元气太少,根本不够修炼之用,而那些所谓的丹药,更是虚无缥缈之物,石川也在山上采了不少草药,但是既没有炼丹的工具,更不会炼制丹药,所以自己炼丹这条路根本行不通。

找了一处僻静的草丛里,石川坐下来开始打坐。

刚刚吐纳半个时辰,石川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石川立刻警觉起来,他一身外门弟子的服饰,若是被人看到,恐怕会被认为是在这里偷懒,反正这种事情说不明白。

石川凝神屏气,从草丛缝隙里看过去,只见一男一女正在从远处走来,穿着的都是内门弟子的服饰。

男子有练气期六层的修为,而那女子也有练气期五层。

“张师妹,你说咱们这次寻找到如此珍贵的灵草,执事长老肯定会非常高兴,说不定会收咱们为记名弟子呢。”

“是啊!”那女子在男子身后,突然手中凝聚了一个银色的光团。

“莫非这女子要在这里偷袭同门师兄?”石川险些喊出声来,

果然,那女子竟然打出了一记冰锥,正中男子的后心。

“啊!”男子一声惨叫,转过身去,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银色小剑。

怒斥道:“张师妹,你疯了吗?竟敢偷袭我?”

“田师兄,我看你才疯了。这么好的灵草,拿去先给我田家老祖宗,给你的好处也少不到哪里去,你却非要先给执事长老。既然你不允,就别怪师妹我无情了。”

“你也得有这个本事。”男子怒不可遏。

“你的修为只比我高一层罢了,看符!”女子从怀中掏出一张黄色符篆。

男子急忙抛出手中的银剑抵挡,“轰!”银剑断做两截,身上的衣衫也被毁去大半,口中吐出一股鲜血,想必是受了不轻的伤害。

石川更是大气不敢喘一口。这两人修为都比他高,而且手中还有灵器和符篆,石川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只希望两人解决完仇怨之后,快快离去。

“好,好,好!你也真舍得本钱,震天符的威力果然生猛”男子一连说出三个好字“我今天就算死在这里,也要拉上你做垫背的。”

“师兄,我看你还是省省吧。若是现在自废修为,我还可以留你一条活路。”那女子冷笑着说道,手中拿出一摞厚厚的符篆出来“我修为虽然比你低,但是我却已经重伤了你,而你现在根本无法靠近我,单单这些符篆,就能让你化为粉尘。”…,

“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那男子口中默念法决,身上被一阵浓重的水汽包围,瞬间凝结成冰。

“冰甲!就这么点实力?”女子冷笑一声,手中的符篆不要钱似的扔了出去。

“轰!轰!轰!”一张又一张的震天符扔了出来,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威力确实不小。石川远远的已经感觉到浓烈的震撼。

“这就是修真者的实力!”石川不由得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别说几十张震天符,只是一张,石川也抵挡不了。而那男子,竟然在受伤的情况下,用冰甲术硬扛了几十下,实力可见不俗。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斗法告一段落,两人灵器折损了四五件。两人所用灵器差不多势均力敌,但是那女子凭借大把的符篆,一度占的上风。

若是这男子没有被偷袭,还有逃跑之力,不过现在,却是却是不容乐观了。

“张师妹,你我都是八岁入得水灵门。如今已经有十几年之谊,看在这么多年情分上……”那男子躺在地上气息有出无尽,显然已经精疲力竭了。

“情谊算得了什么,哼!”女子根本不为所动,冷笑一声,手中凝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冰锥,射入到男子的头颅之中,这男子便一命呜呼了。

杀死男子之后,女子立刻在男子身上搜寻起来,须臾,摸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大笑道:“终于得手了,家族的老祖肯定会重重的赏我!哈哈!”

石川额头上流下一丝冷汗,拍拍胸口,刚才那斗法,可真让他大开眼界。

斗法,不单单是靠修为,灵器和符篆也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今日若是那女子没有那么多符篆,恐怕难以取胜。

而通过这场斗法,石川也体会到,修真界的冷酷,有十几年同门之谊的师兄妹,竟然为了一棵灵草反目,痛下杀手。

“不过好在没有被发现!”石川希望这位凶狠的师姐赶紧离开,好让他赶紧返回外门。这个修炼的好地方,看来以后是不能来了,免得跟这场斗法扯上关系。

正在石川放松之时,那张姓女子竟然拖着尸首向草丛里走来,似乎想把男子的尸首扔在这处茂盛的草丛中。

“什么人!”女子发现草丛中竟然还有一个人。

石川一个箭步从草丛中跳了出去,向树林里狂奔而去。

那女子脸色先是一惊,随即看到石川穿着的竟然只是外门弟子的服饰,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想跑,没那么容易。”

外门弟子,基本不可能修炼,最多有一两个练气期一层的,而且不会任何功法。

所以杀一名外门弟子,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之事。

“冰锥术!”女子轻喝道。不过手指之上,并没有出现银色的光球。

“灵气耗尽了。”女子脸色微微一变,有些恼怒的自言自语道。再一摸口袋,符篆也在刚才的斗法之中耗尽了。

石川一路狂奔,短短几个呼吸间,石川已经跑出了几百丈。石川自从进入水灵门之后一直修炼吐纳诀,从来没有修炼其他的功法。这吐纳诀只是一门简单的入门级功法,没有任何攻击和防御的法术,不过却是能够强身健体,石川的现在奔跑速度可是比施加了神速符的还要快上几分。

而且石川非常熟悉此地的地形,行进速度就更快了。在树林里左转右绕,拼尽了全身的气力。

不过,石川依然低估了练气期五层修士的速度,顷刻间,那女子已经追上来了。

石川心中暗算一下,以自己这个速度逃跑,半个时辰之内绝对会被这女子追上。所以石川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之后,在一块小小的空地上停了下来。

“还想跑吗?”。女子冷笑道,手中也拿着一柄银剑。她身上其他的灵器,已经在斗法中破损了,唯独这一件门派发放的灵器还在。

“师姐饶命!我什么都没看到。”石川满脸惊恐的求饶起来,一边说着,慢慢的向一棵树哪里靠过去。…,

“是吗?”。女子看到石川满脸惊恐的样子,十分满意,似乎石川的小命,已经握在她的手中了。

女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过来。

“师姐,不,不要……”石川大喊着,身子竟然慢慢的蹲了下去,似乎已经被吓坏了。

“哈哈哈……”女子十分享受这种感觉,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为了一棵灵草,相处十年的师兄都可以杀死,何况是一个素未相识的外门弟子呢?在她眼里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外门弟子。

“死!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看剑!”女子手一扬,银剑向石川刺来,正中的石川的胸口。根本没有半丝的犹豫,可见此人,根本没有想给石川留一丝活路。

石川脸色阴沉,这女子的恶毒,他已经见识到了。今日生死,就此一搏。

石川一转身滚到树后,摸索到一个绳索,用力一扯。

“好快的速度!”那女子惊叹道,一个普通的凡人,可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一张大网从天而将,将女子笼罩起来。正好将刺向石川的银剑挡住。

这普通大网自然抵挡不住灵器的切割,梳洗间便被撕裂开一个大口子。

石川咬咬牙,用力一扯,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不!”女子惊呼道,这里竟然有一个猎兽的陷阱,现在被石川激发,女子像被一只囚困的野兽一般,掉落了下去。

“噗!噗!”如同尖刀一般的竹片,插入到女子的胸口和腹部,几声惨叫之后,女子瞬间毙命。

女子手中还牢牢的攥着银剑,至死她也没想明白,事情会发生如此的转机。她原本以为身上带足了符篆和灵器,杀死练气期六层的田师兄以后,可以全身而退,没想到,却会死在一个外门弟子的手中。而且是一个丝毫不被她看在眼里的外门弟子。

过了许久,石川才从树后探出头来,看着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女子,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若不是他对这里地形熟悉,若不是这里有一个专门捕捉野兽的陷阱,今天死在这里的恐怕就是他了。

更重要的是,女子在刚才的斗法之中,符篆和灵力消耗一空,否则,石川根本逃不道这么远的地方来。

通过这件事,石川更加体会到了,修真界中,强者为尊,若想长久的生存下去,那么必须提高自己的实力。

另外,隐藏自己的实力也是至关重要,今天能够胜利,很大的一个原因也是,这女子轻估了石川的实力,以为石川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外门弟子,她哪里能想到,石川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练气期二层的巅峰,很快就能突破练气期三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