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外门弟子

第五章外门弟子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水灵门外门执事伸伸懒腰,看这院中忙忙碌碌的外门的弟子,心中惬意无比。

这外门执事姓洪,乃是水灵门一个附属家族洪家的弟子,资质一般,靠着家族内的灵丹勉强冲击到练气期九层,但是练气期十层始终摸不到边缘,便捐了一个外门执事的位置,看管这些几乎被遗忘的外门弟子。

水灵门内,分为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每月有不少灵石和丹药供给,只要好好修炼,完成一定量的门派任务即可,而且还有执事长老定期讲道。外门弟子则是从事一些杂役,说白了,就是为内门弟子服务的,每月得到一两颗低级的丹药,灵石只能靠自己辛苦工作赚取。

练气期九层的弟子,在内门弟子中也有相当高的地位,跟别说洪胖子还有外门执事一职。

所以洪胖子过的相当惬意,说他是此地之主也不为过。

“小三子,怎么水缸还没挑满?罚你今天早上不准吃饭。”

“金狗子,又偷懒,今天中午不用吃饭了,让我发现下次,你直接一个月不用吃饭了。”

正在洪胖子颐指气使之时,突然感觉到上空传来一阵威压,压的他险些喘不气来。

抬头一看,竟然是执事长老,后面竟然还有四名筑基期长老。

“参见诸位长老!”洪胖子赶紧跪地行起大礼,心中暗暗思索道:“莫非我克扣丹药一事被长老察觉到了?不对啊,这点小事不至于五名长老亲自亲来啊!”

“洪胖子,昨天来的那几名石家村的弟子呢?”执事长老冷声道。

“在……在休息呢。我赶紧去叫他们出来。”洪执事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心中却是暗暗放下心来,不过心中也是思索起来,这几个新来的弟子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让五名长老如此重视。

不多时,石川等几人来到院子中,也跟他人一样行礼。

很显然,在天上飘着的这几位老者,都是仙法极为高深之辈。

严长老拿出一面铜镜,挨个照了过去。须臾,点点头,嘴唇微动,似乎对其他几名长老说什么。

其他几位长老点点头。

“这女娃现在是我的座下弟子了。”只见严长老扔出一把飞剑,踏上去,一把抓住晴川,顷刻,竟然飞出百丈之远。

“你!”孙长老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在这些小辈面前,他可不不能为了一名刚入门的弟子失了体统。

余下的这四人,开始打量起石川来了。

就连石川也能感觉到,几道炽热的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探视。

“你叫石川是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正是弟子。”石川恭敬的回答道。

云长老袖子一挥,一个巨大的光球将石川和几名长老笼罩起来。

“你资质不错,我有意收你为徒,不过古人云,成大事者,必先苦其心志,劳其肌肤。所以先传授你一些功法,但是你得在这外门之中磨练数年。在此期间,你必须跟其他的外门弟子一样,不能有半点骄横,否则,便将你逐出山门,永世不得修仙。”

“弟子遵命。”石川高兴的行礼道。很显然,这五名长老都是水灵门地位极为尊崇之人,而这长老俨然是五人之首,若是能被他收为弟子,自然前途无限。

“你每月初一去门派后山,我会在哪里等你传授你功法。”

光球外面的弟子,根本不知道光球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洪胖子,剩下的几名弟子就归你们外门了。”执事长老嘱托几句,跟其他几名长老御剑离去。

几名长老离去许久之后,众外门弟子才从地上爬起来,身上都被汗水浸湿了,开始纷纷议论起来,谁也没有想到,五名长老竟然集体出现在外门的上空。

………………

“云师兄,我刚才感觉有人似乎在窥视我们,而且修为远远在我等之上。”,

“我也有这种感觉,很奇怪,外门之内都是普通外门弟子,修为最高的洪胖子只有练气期九层,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窥视我们。”执事长老若有所思的说道。

“难道是哪个叫做石川的小子?”

云长老淡淡的说道:“他身上没有丝毫灵气,连练气期一层都未达到,如何窥视咱们?不过这种感觉的确很奇怪,等我回去主持护山大阵,你们几人仔细巡查一下。千万不能其他门派发现石川,特别是土灵门。”

………………

不知不觉,石川已经来到水灵门有一个月了,暗中风起云涌并没有给他这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带来什么影响。

石川很快融入到了外门弟子的生活之中。每天做一些劈柴生火,挑水做饭之事。这跟他以前的生活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到了夜晚,石川可就换做另一番模样,在老叫花子的指点之下,石川开始学习了正经的修真入门功法《吐纳诀》。

按老叫花子所言,这功法,是每一个修真者入门必学的功法。这也是凝聚天地元气的第一步。

石川几乎夜夜不眠在吐纳之中度过,一个月的时间,石川竟然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天地元气的所在了。

第二月的初一,是石川去跟云长老在后山约见的日子。

“石川拜见师傅。”石川恭敬的行一师徒礼。

“起来吧。”云长老端坐在一块青石之上,道:“这一个月,你表现的不错。我今日先教你本门的主修功法《水龙决》”

“气纳田海,游走四方……接引天地水灵之气……”

石川一边仔细倾听,一边开始跟着云长老的指点运转。不过他确实感觉不到任何一丝水灵之气。

半个时辰之后,一套功法运转下来,云长老身上竟然有些湿漉漉,被一些细小的露珠包裹,肌肤也分外的红润有光泽。

“你能不能感受到一种清凉之气?”云长老有些疑惑的看着石川,按理说,就算是没有灵根的凡人修炼《水龙决》,也能感受到一丝丝的露水之气。

而拥有五条灵根的石川没有道理什么都感受不到啊?

“弟子愚笨,实在什么都没有感受到。”石川有些惭愧的说道。石川每次跟随口诀运转功法,似乎都被胸口的黄色石头给抵挡住,别说湿气,就算附着在石川身上露水也即可蒸发掉了。

“真是奇怪了!”云长老自言自语道,一把捉住石川的胳膊,微闭双眼,顷刻道:“不对啊,经脉畅通无阻,不可能对本门功法没有一点反应啊。”

“那为师助你一臂之力。”云长老脸色一变,一股刺骨的冰寒之气瞬间进入到石川的体内。

“啊!好冷!”石川满脸苍白,双手捧腹,在地上翻滚起来。

“好了,回去吧,为师给你注入一丝水灵之气,你可以利用这丝水灵之气,慢慢滋润百脉,这功法一定要按时修炼,知道吗?”

“徒儿知道了。”石川强忍着冰寒刺痛,从地上爬起来“徒儿告退!”

………………

“这老匹夫还真是心狠。”石川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这当然是老叫花子了。

“前辈,此话怎讲?”石川疑惑的问道。

“还记得我跟你说,修真须从《吐纳决》开始,此人开始并不教你《吐纳决》,而是直接教授你《水龙决》,这不奇怪吗?”

“这……”石川虽有疑惑,但是也还是强说道:“或许这师傅另有安排吧。”

“安排?”老叫花子狂笑道:“你是五条土灵根,百年难得一遇的资质,他竟然教给你水系功法,这就是一个筑基期修士的安排?刚刚又强行给你注入一缕水灵气,足以让你在修炼土系功法的时候走火入魔。若是此人不想加害于你,我还真奇怪了。”

“怎么可能。”石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毕竟他跟云长老无冤无仇。云长老没有理由加害于他。

“信不信由你。”老叫花子道:“若是你听我的,保证你三年之内筑基成功,到时候便跟他有一战之力,如若不然,便沦为他人刀俎之肉。弱肉强食,这是修真界的法则。还有,今日多亏了这土母石,可以隐匿你身上土灵气,让他以为你根本没有修炼任何功法。否则,今日之事,就没那么简单了。”

“多谢前辈指点。这土母石是?”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老叫花子有些遮遮掩掩的说道。

每次遇到老叫花子的身世和关于这块石头的事情,老叫花子从不多说半句。

石川坐在蒲团之上,一边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一边摸索着怀中温润的黄色石头,心中的想法杂乱起来。

如今身处水灵门内,是最底层的一员,若是不能提高自己的实力,只能任人宰割。而这玉石上的老叫花子,虽然看似替自己着想,但是石川却根本不知道他的底细,说不定他也有什么阴谋。正想老叫花子说的,要想在修真界活的长久,必须得小心谨慎,只有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