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损人利己

三条水灵根的内门弟子不少,但是想要成为长老们的亲传弟子,可不是那么容易。执事长老如此,已经颇给黄书郎面子了。

“出去吧!”

黄书郎无奈的垂下头,他也看出来,诸位长老根本对他没有任何意思。

“对了,弟子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禀报。”黄书郎突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来。

“还有?速速说来。”除去严长老和孙长老之外有些不耐烦了,黄书郎此次已经耽误了他们颇多的交流时间。

“此次我去石家村收弟子时,还发现了一名土灵根的孩童,一并把他带回来了……”

“啪!”一个无形的巴掌抽在黄书郎的脸上,黄书郎的左脸瞬间肿胀起来。

“我们是水灵门,带土灵根弟子回来干什么,你难道忘了上次五灵门比武之时,土灵门给咱们的羞辱吗?”

黄书郎摸着肿胀的脸,低声说道:“我……我带他回来,是因为此人有五条土灵根。”

“什么!五条灵根,而且全是土灵根!”听闻此言,几位长老再也坐不住了。

四条相同灵根已经是极为罕见,五条相同的灵根简直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五灵门的历史上曾经有一位五条火灵根的金丹期长老。不过五灵门分裂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那个门派拥有五条相同灵根的弟子了。

过了一会,几人才从震惊之中缓和过来。

可惜,遗憾,愤怒,些许的嫉妒充斥在几位长老的心中。若此人是五条水灵根,他们自然会为之疯狂,甚至会提供门派内最好的资源供石川使用,五条灵根,有极大的可能结成金丹。一旦出现金丹修士,水灵统一其他四门简直易如反掌。

但是,五条土灵根,却让他们十分纠结起来。

“弟子也是拿不准决定,所以带回来,请诸位长老做决定。”黄书郎低声说道。

“好,此事你做的很好,这个五条灵根的弟子还有其他人知道吗?”执事长老脸色明显缓和很多。

“就我们几个去收徒的知道,不过我已经让他们严格封闭此事。”黄书郎立刻会意的说道。

“好,你先下去吧,先去领取两百块下品灵石做修炼之用,至于其他的奖励,过些日子再给你,此事事关重大,我们要立刻商谈一下。”

“弟子遵命。”黄书郎恭敬的退出去,此次虽然没有被长老收为亲传弟子,但是两百块下品灵石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何况执事长老还说有其他的奖励。

…………

执事长老房间内,五名长老围坐在一起,默然不语起来。

过了许久,执事长老才蓦然开口道:“相传五条相同灵根的人,可以自行感悟天地元气,若是此子已经开始修炼,恐怕咱们也无法阻止他。”

“土灵门跟咱们水灵门仇怨如同万丈海沟,此人绝对不能拱手相送。说不定数百年之后,此人结成金丹,还能助土灵门统一五灵门。就算咱们对他有恩,也免不了俯首称臣的后果。”

“严长老所言极是,不过此子天分极高,杀之有伤天和,不杀,他又可以自行修炼。”

“不杀他,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孙长老恶狠狠的说道:“他若是在乡野僻壤,就算自己修炼,寿元将近之时,未必能突破筑基期。但是现在,他已经入得仙门,想要阻止他修炼,更是难上加难。”

其余四人都摇摇头,显然杀死石川,是下下之策。石川乃是跟天云尊者都是石家村的,说不定跟天云尊者还有些亲戚。天云尊者若是寿元耗尽已经坐化也就罢了,万一天云尊者成就元婴,那么他们杀死石川,足以导致水灵门灭门之灾。

孙长老似乎知道众人心中的想法,说道:“咱们不一定非要自己出手,派中如此多的比斗……”

“云师兄,你看此子如何处置。”执事长老打算了孙长老的发言,朝着一名一直不曾说话的修士说道。,

众人都把目光聚集过来,云长老修为最高,也最有发言权。

“我会将此子收为亲传弟子,并传给他本门最高深的水系修炼功法。”云长老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众人一阵惊呼,须知云长老收徒极为严格,他看重可不单单是灵根,还要看修炼的刻苦程度,家世等等。

不过很快,众人立刻明白其中的道理,云长老传给他水系功法,而石川是土灵根,就算竭尽所能,也无法有什么进展,甚至还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云长老又道:“此子若是真有五条灵根,就按此行事吧。若是只是四条土灵根,将他赶回去便是了。”

其他四名长老纷纷点头称是:“还是云长老考虑的周全。”

正在蒙头大睡的石川还不知道自己给这五位长老带来了这么大的困扰。

那青年弟子带他们回来之后,给了一些吃食之后,便把他们扔在这件房子里,让他们睡一晚上,第二天再作安排。

一觉醒来,天色刚刚微微亮,石川看了看几个孩童都在熟睡,自己找了一处角落,盘膝吐纳起来。

“呼……吸……”一种说不出的舒适的感觉充盈全身。而且,石川发现,有那块石头在身上,吐纳的效率比之前快了四五成。

“看来这宝贝真是好东西。”石川将手伸进怀里,用手摩挲着这块温润的玉石。

“小子,我没骗你吧!”石川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

“谁!谁!”这块石头可是石川的宝贝,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不禁让石川惊骇起来。

“还能有谁?你小子可是忘恩负义!”一个虚幻的身影出现在石川面前。

“老……老叫花子!”石川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人,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很清楚使用了神行符以后的行进速度,老叫花子怎么会追的上来。

再看老叫花子这个虚幻的身影,显然不是一个真实的人,石川不禁呼道:“山神爷!”

“罢了罢了,你这小子,都入了修仙门派,还信什么山神爷,告诉你吧,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神仙。你口中的神仙,不过是些拥有些许法术的修真者罢了。”

“修真者?”石川一脸迷惑,这三个字还是第一次听说。

“好吧,我就给你小子扫扫盲。”老叫花子摆出一副老资格的样子说道:“这个世界上充满着元气,有一部分人身具灵根,便可以用利用元气修炼。最基本的就是你刚才所练习的吐纳之术。”

石川点点头说道:“怪不得那些仙人只是挑选这么几个人,原来是选有灵根的人啊。”

“孺子可教也!”老叫花子高兴地点点头说道:“修真根据修为的不同,可以分为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每一个阶位之间都有极大的差距,一名金丹期修士可以轻松应对数百名筑基期修士,寿元也有五百年之多。而化神期的修士可以移山填海,甚至能够破开虚空,进入到传说中的灵界中去。称他们为神仙也不为过。因为他们的寿命有数千年之多。”

说这话的时候,老叫花子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向往之色。

石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些实在是对他的冲击太大了,在他眼中高高在上的神仙,竟然可以通过修炼达到。

老叫花子继续说道:“同一阶位之间,也是有很大的差距,比如练气期,可分为十层,今天接引你们来的那人,不过练气期三层而已,想必你在数月之内便能超过他。”

“真的吗?”石川忍不住跳了起来,今天黄书郎的两下冰锥术,可让他惊叹不已,那可是地地道道的仙术。

“石头,吵什么啊!”狗剩被石川的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又翻身睡了过去。

石川惊的一身冷汗,老叫花子和这块玉石,都是他的秘密,他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怀璧其罪的故事,他也听村里的老人讲过不少次了。

再一看老叫花子居然消失不见了。

“好了,小子,你凡事多加小心就是了。以后我也不会再出现了,你若是想说什么,在脑海中一想,我便知道了。”

“老叫花……前辈,我以后该如何称呼你呢?你又是如何出现在石头中呢,你也是修真者吗?”石川一连抛出几个问题。

“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老叫花子故作玄虚的说道:“你记住想要长久的活下去,必须隐瞒自己的实力,严格保守自己的秘密。”

“晚辈知道了。”石川盘膝开始吐纳起来,心中暗道:“只要刻苦修炼,终究有一天,

我也能成为呼风唤雨的仙人,不是,是修真者!”

…………………………

黄色玉石之内,一个烟斗大小的老者盘膝打坐,此人正是刚才与石川交流的老叫花子。

老叫花子睁开双目,自言自语的说道;“几百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五灵门发生了什么变化,水灵门是什么门派也不得而知。既然已经坚持了一百多年,也不怕再等这么几天。只要能见到掌门师兄,一切都会结束了,而且,此子的资质貌似不错,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