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才还是废物

第二章天才还是废物

有灵根者才能踏入修仙一途,灵根数目决定了其修仙的资质。

有一灵根者,即可修仙。通常修仙者都会有几种不同的灵根,比如这手拿铜镜的青年黄书郎,他就是三条水灵根,一条木灵根。在水灵门里,算是资质上佳的弟子了。

若是能有四条以上相同的灵根,那可就成为门派的宝贝了,绝对受到精心的照顾。不过这种人却是极为罕见,就算是上百年,也未必能见到一个。

而且,灵根不同,修炼的功法也有极大的差别,灵根越多,修炼起对应的功法就越快。所以进入修仙门派之前,一定要先测定灵根的种类和数量。若是修炼错了功法,轻则数十年难有寸进,重则走火入魔,成为行尸走肉。

五灵门既然已经分为五个门派,那么水灵门自然是只选择适合水系功法的弟子,至于其他的孩童,即便是有灵根,他们也会置之不理。

因为这次来选弟子,本来就是为了一个约定而已。昔年五灵门遭遇灭顶之灾,天云尊者出手才使得五灵门得以延续下来。而这天云尊者,恰恰出自石家村,所以与五灵门约定,每隔二十年,五灵门来石家村收一次徒弟。

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二百年,天云尊者也不知道是突破金丹期,成为元婴期的大修士,还是寿元耗尽成了一抔黄土。但是这个约定却被延续了下来。

即便是五灵门分成五个门派,也不敢违背对金丹期修士的约定,每隔二十年来此选拔弟子变成了一种习俗延续下来。

但是石家村地处偏僻,有灵根的孩童也非常少,所以五个门派互相推诿,最后才定下,每个门派轮流来一次。

如今五灵门分为五个门派已经近百年了,这一次来石家村选拔徒弟也轮到水灵门了。

……………………

一条,两条,三条……当铜镜上出现三条土灵根的时候,黄书郎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三条相同的灵根,资质已经达到他的水平了,若是到了土灵门,定然会是核心弟子,但是对于他们水灵门却是有害无益。

“这种资质的人,还是让他在穷乡僻壤之处老死算了。”黄书郎心中暗暗想着。

“四条!”另一名青年修士惊道“这怎么可能。”

“闭嘴,成何体统。”黄书郎打断道。让他惊讶的事情出现了,铜镜上竟然又出现了一条灵根。

“四条土灵根?”黄书郎的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四条灵根,而且都是土灵根,这种资质的人,少之又少,被门中长老收做亲传弟子也是不无可能。

“黄师兄,五……五条……”那修士舌头都直了。

“什么?”黄书郎眼瞅着铜镜上出现了第五条灵根,而且还是黄色的土灵根,黄书郎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的眩晕感,他使劲眨眨眼睛,但是铜镜上的的确确出现了五条土灵根。

黄书郎拿起铜镜,贴在一个师弟的头顶上,不多时,铜镜上出现两条水灵根,一条金灵根,再也没有任何变化。

测试灵根的铜镜当然没有坏,但是眼前这虎头虎脑的小子,真的有五条灵根,而且全都是土灵根?黄书郎怎么也不敢相信。

其他的几名修士也是目瞪口呆,他们此刻都看着黄书郎,希望他能拿个主意。毕竟五条灵根的人出现,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黄书郎内心也是十分纠结,若是只有四条土灵根,也就罢了,但是这小子,居然有五条土灵根,带回去,对于水灵门没有任何用处。但是相传灵根足五,便能自动感悟天地元气,万一有一天成了气候,抑或是加入土灵门,那么对于水灵门的打击可就太大了。

“不行,决不能放任他自行领悟。”顷刻间,黄书郎已经意识到,这件事情不是自己能做的了主的,必须交由门派宗主和长老们定夺。

“你合格了,站到那边吧。”黄书郎指了指几个已经通过测试的孩童,故作镇定的说道。,

“呀!石敢当也修仙了哈。”

“石头一身牛力气,我就知道他行。”

…………

“好了,今天的测试就到这里,通过测试的可以回去跟亲人团聚一下,修仙一途,如同逆水行舟,切莫被凡尘俗世所牵扯,今日一别,十年之内应该再无团聚之日。”黄书郎打断了众人的唏嘘。

“十年?”人群之中又是一阵杂乱,但是没有人会因为十年不得见就放弃了自己孩子的修仙之途,而那些被选中的孩童,心中被一种骄傲所充满,并未感觉到多少的离别惆怅。

至于石川,则是没有半点的牵挂,因为他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

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一丝不舍,那就是晴川。

“对了,晴川也能测试一下啊,谁说女孩不能测试灵根?”石川突然想到,连忙喊道:“仙人,我还有个妹妹,给她测试一下吧。”

石川三步两步跑过去,把挤在人缝里正在替石川高兴的石晴川拉了出来。

黄书郎眼中露出一丝暴戾之色,不过看到石晴川以后,脸色稍稍缓和,拿着铜镜往石晴川头上一放。

“四条水灵根!”黄书郎险些喊出声来,今天给他的刺激太大了,刚刚发现一个五条土灵根的,现在又出现一个四条水灵根,这怎么让他受得了。

过了半响,黄书郎才在二人期盼的眼神中,点点头,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通过!”

“石头哥,我通过了,我通过了!”晴川高兴的又蹦又跳。

石川脸上露出一丝难得微笑,这下他心中最后一次牵挂也没有了。

…………………………

“我!”

“还有我!”

从人群中硬挤出四个人来,这正是石川的远房叔公两口子,还有他们的两个宝贝儿子。

“石公鸡,不是去城里看戏去了吗,怎么跑回来了。”有人取笑道,石川这远房叔公抠门远近闻名,因此得了一个石公鸡的称号。

石公鸡好像没听见一般,弓着腰,对那黄书郎几人先行了几个大礼,道:“几位仙师,我有两个儿子,平时乖巧聪慧,您看看能不能拜您为师。”

黄书郎像是没听到一般,闭目养神起来。

“臭丫头,赶紧帮你两个哥哥求求仙师。”石公鸡一巴掌打在石晴川的后脑勺上。他们在进城的路上听说有仙人来收徒弟,所以急匆匆的赶回来,刚刚在外面听到石晴川已经被仙人收为弟子了。

“你要干什么?”石川抓住石公鸡的手臂,一下推出去一丈多远。

“你小子翻了天了!”石公鸡两口子,长牙舞爪就要冲上来。

“仙师,这两人是我的兄长,求求你帮他们测试一下吧。”石晴川哀求道。

黄书郎睁开眼睛,看着这两个相貌丑陋不堪的人,还真跟石晴川的眉清目秀不搭边。不过石晴川可是有四条水灵根,到了门派之内,肯定会受到长老们的重视,前途不可限量。黄书郎也乐的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

“好吧,过来测试一下吧。”

“一条金灵根,另一个毫无灵根。”黄书郎拿着铜镜一照,立刻都有了结果。

“两个废物,这辈子不用妄想修仙了,滚回去吧。”黄书郎不客气的说道。

“什么,不可能,石头这个废物都能修仙,凭什么我们不能?”石能和石力大声嚎叫着,看石川的眼神也流露出了厌毒之色。

“仙人,是不是看错了,麻烦仙人再看看。”石公鸡两口子忙道。

“我会出错?”黄书郎冷声道,若这不是石晴川的父母,他才不会这么客气呢。

“仙人,你要个丫头回去有啥用,还有这个石头,就是愣子一个,我这两个儿子精着呢,你要回去,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黄书郎已经有些恼怒了,跟这些山野莽夫说话,让他自觉十分羞辱。

“仙人,你看这样,我这丫头你带走,把这石愣子留下来,你带我一个儿子过去……”石公鸡牙一咬,似乎做了非常大的决定。,

“滚!”黄书郎一声怒吼,围观之人都感觉气血翻滚,好不难受。

石公鸡那婆娘却是不依不饶:“这丫头我捡回来养了十几年,这就让你带走,那我不是白养了,今天你要不带走我的儿子,我就……”

听到这里,石川和石晴川脸色全都煞白,原来晴川,竟然是被捡来的,不是他们亲生的。

石能和石力看他们娘一哭,也上来一人拽住晴川的一个胳膊,使劲往回拉,嘴里嘟囔着:“不让我们去,这丫头也别想去。”

“找死!”还未等石川出手,黄书郎手中凝出两道银色的光芒。

“嗖,嗖!”两声,石能和石力,双双躺在地上,两手紧紧捂着腹部,在地上哭天嚎地起来。

“仙人发神通了!”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全部跪倒在地上,叩拜起来。

黄书郎微微闭上双眼,压抑住体内细如游丝的灵力,以他练气期三层的修为能用出两下冰锥术,已经十分难得了。

“晴川已经是我们水灵门的弟子了,再敢有行为不当着,杀无赦!”

“行了,你们赶紧退散吧,通过测试的一个时辰后来此汇合。”另一名青年修士吩咐道,毕竟这是传说中的金丹修士天云尊者的故乡,他可不想多招惹是非。

石川拉着晴川的手向山神庙的方向跑去,他生怕石公鸡再把晴川扣下。

在山神庙里住了几年,石川也有颇多的感情在里面,这次能够通过测试,石川也潜意识中,归功于山神爷。所以临走之前,祭拜一下是应该的。

一回到山神庙,那老叫花子,立刻迎了上来,满面喜色的说道:“通过测试了吗?”

“你还没走呢?”石川这才想起,自己刚才貌似应该是去找早饭的。

石川现在也没空搭理这老叫花子,拉着石晴川跪在山神爷的塑像前面拜道:“多谢山神爷的庇佑,我们要去修仙去了,十年之后,再回来拜你。”

“哈哈,还拜山神,要是让五灵门的弟子们听到,不给扒层皮才怪。”老叫花子在一旁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五灵门?”石川恭敬的拜完之后,才站起来:“我要修仙去了,你以后不要偷东西,实在不行要要饭,也不至于被恶人打死。”

“难道这次来收徒的不是五灵门吗?”老叫花子好奇的问道。

“当然不是。好像是叫水……水灵门,对,水灵门。”石川使劲想了一下。

“水灵门?怎么可能。”老叫花子眼中露出惊异之色,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水灵门,哪里来的水灵门?”

“好了,我们要走了,你自己以后好好保重吧。”石川拉着晴川就要走。

“等,等下。”老叫花子突然变得十分焦躁起来,似乎在做什么重要的决定。

过了一会,似乎下定了决定,道:“小丫头,你能出去等一下嘛,我要跟这个小兄弟单独说几句话,就一小会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