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首页 > 专题 > 流苏

流苏:流苏简单来说即一种用丝线或珠串等制作而成的穗状事物,常用作服饰或器物的装饰。中国自古就用流苏作为服装或配饰的装饰,但在时尚领域,流苏常常成为嬉皮风服饰的标志性元素,或让人联想到20年代Flapper女孩伴随着爵士乐摇曳的闪亮流苏裙摆。流苏元素在2014春夏季重回时尚舞台,焕发出新潮流。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四十三章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四十三章

     如今,魔教各派都组成一线,自愿跟随流苏,俯首称臣,尊流苏为圣女,流苏其实根本就不管事,她如今对任何事都不关心,都是上官令一手操办。 凌雨墨不顾众人反对,只身前往罗刹地狱。 “凌雨墨,你是来送死的吗?”上官令道。 “我是来清理门户的。” “笑话,就凭你?”上官令不屑道。 “她在哪里?” “她不在。” “他可能在青山派宁无尘那里吧,圣女如今基本上都在那,哎呀,那里的十里桃花可真是美啊,怪不得她都舍不得回来呢。”上官令见凌雨墨转身就走,又补上一句,虽说她把所有的事都交由自己处理,但是却下令没有她的指令,任何【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四十一章  灼灼其华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四十一章 灼灼其华

    灼灼其华 流苏将上官瑞带回千机洞,然后找了一副冰棺,将上官瑞封印在里面,这样就可以使他的肉身永远保存下来。 “圣女,你一定要为瑞儿报仇啊!”上官令跪倒在流苏面前,乞求道。 “孤中正不是已经死了吗?”流苏斜视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道。 “蓬莱那些人都该死,他们害得你变成如今这样,害死我的瑞儿,害死了南宫锦,这些难道你都忘了吗?” “你不要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看在上官瑞的面子上我才饶了你。”流苏陡然一喝,凌厉地盯着上官令的眼睛。 上官令吓得一哆嗦,垂下头去不敢看流苏,他知道如今的流苏性格多变【详细】

  • 流苏的许愿树

    文/厝鸟 一 空云山脚下,万亩竹林青翠无边,一阵风吹来,竹海摇曳沙沙作响,簌簌的声音像隐忍的哭泣声,细细听起来有些悲伤。 一条铺满落叶的小路曲曲折折地通向竹林深处,路旁及膝的杂草表明此处鲜有人迹。顺着小路往前,竹林愈渐幽深,特有的凉意丝丝入骨,阳光透过间隙投下细碎的剪影,清凉平静。隐隐有流水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在小路的尽头,竹林的中心,有一眼清澈的泉水,冷冽清澈,泉面浮着如纱似的乳白色水气,泉底铺满了五颜六色的石子,几尾小鱼肆意畅游。 如镜般的水面倒映着竹叶交错,也倒映出一张忧愁的小脸。 泉【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三十六章  拜师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三十六章 拜师

    文/四海求凤 拜师 第二天的决赛现场,仙界各派也都派人来参加,热闹非凡,六个进入决赛的人分成两排面对面站在擂台之上,都盯着对手打量,个个表面装作一副必胜的样子,看得出来内心都紧张与恐慌,毕竟夺得魁首的人,以后的身份都是不一样的,只有流苏心不在焉,东张西望地寻找凌雨墨的身影。 他不会不来吧?好歹也是蓬莱招收新弟子的大典,这掌门总不能不出现吧?他若不出现,那自己想要拜他为师不就一点戏都没了么? 前面两轮下来,流苏都赢了,只剩下流苏和另外一名不苟言笑的男子,大家都对这名叫“四月”的小子刮目相看,没想到这六个人【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三十七章  桃花劫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三十七章 桃花劫

    桃花劫 “你赶紧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 “师父,为什么?”流苏有些愕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个‘新弟子’这才刚跟随他上忘忧殿,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赶自己走。 “这里不适合你。”凌雨墨冷冷道。 “师父,可是你明明已经收我为徒了呀?哦,我,我真的不是奸细。”流苏有点语无伦次,以为他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怀疑自己。 “我会对外公布把你逐出师门,你从哪来儿来,就回哪儿去。”凌雨墨的语气更加冷了几分,那样的凌厉,不留余地。 “师父,你要我回哪里?这里就是我的家啊!”流苏说着就现出女儿身,原本她还在纠结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的【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三十四章  计谋(二)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三十四章 计谋(二)

    文/四海求凤 计谋(二) “雨墨,你这是怎么了?”孤中正见凌雨墨面色苍白,气息凝重,疑惑又不安地上前去扶凌雨墨。 “没事”凌雨墨一伸手,做了一个拒绝地手势。 “你还说没事。”孤中正气愤地一把拉过凌雨墨的手腕,凝神探了探他的脉搏。 “是谁把你打伤了?你似乎还中了毒?那个丫头呢?”孤中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急切地问道。 “不在了” “什么意思,难道是她把你……” “不是”凌雨墨打断孤中正的话。 “那是?” “上官令” “是他,他是如何得知你的行踪的?是那丫头?” “不是她,定是他在我们当中安插了眼线” “那她人【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三十五章  情牵忘忧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三十五章 情牵忘忧

    文/四海求凤 情牵忘忧 流苏在千机洞里住了些时日,这日晚间,上官瑞派来专门伺候流苏侍女,为流苏准备了花瓣浴汤,房间里到处烟雾弥漫,恍若身临仙境。 “姑娘,我替你更衣。”侍女说着便向流苏伸过手。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流苏吓得后退一步,连忙道。 “都是女子,您就不要害羞了,哪有您这种身份的人不要人伺候的。”侍女轻笑道。 “额……哪种身份啊?”流苏有些愕然道。 “当然是未来的魔君夫人啊!”侍女理所当然地说道。 “夫人?”流苏的脸顿时红了。 “夫人,您皮肤真好”侍女忍一边舀着水替流苏淋着,一边赞叹道。 “啊【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二十七章  大战(上)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二十七章 大战(上)

    文/四海求凤 大战(上) 上官令带着流苏逃回千机洞,孤中正深知千机洞里面错综复杂,追到洞口没有再继续,继而返回蓬莱再从长计议。 “流苏”千机洞里,上官瑞见到流苏欣喜若狂,下一秒又变成失落,一想到自己曾经对她做的种种,只觉得无颜再见她。 “你是在叫我吗?”流苏看了看四周,除了自己并无他人,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棱角分明,带着一丝冷傲气息的陌生男子。 “你怎么了?我是上官啊”上官瑞感觉到流苏眼里的不对劲还有对自己的陌生感。 “我不认识你啊,我不叫流苏,我叫四月,公子想必是认错人了吧?” “四月?”南宫锦疑惑道【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二十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二十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四海求凤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官瑞找遍了四海八荒都不见流苏踪影,越来越觉得心慌,他好怕流苏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好怀念与流苏一起在蓬莱的日子,这么多年,他为了给父亲报仇,为了完成父亲统一六界的遗愿,为了不辜负三叔上官令的期望,未雨绸缪,忍辱负重,活得实在太累了,再也不想这样了。在遇到流苏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何为快乐?何为幸福?从不曾为自己而活。 上官瑞派出去的手下打听到凌雨墨自上次罚过流苏之后,就一直闭关不出,虽说蓬莱对外宣布流苏已处死,但他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决定发兵讨伐蓬莱,一定要找到流苏。 “瑞儿,【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二十六章   婚礼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二十六章 婚礼

    文/四海求凤 婚礼 “你去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一定要传入蓬莱等各派的耳中”千机洞里上官令对一名下属吩咐道。 原来这上官令派人跟踪上官瑞,发现了流苏在人间的事,上官瑞回来的时候却说流苏已经死了,他知道他这侄子是保护流苏,不想再让她牵扯进他们的恩恩怨怨之中。 可是上官令筹划这么多年,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一颗棋子,他知道只要仙界各派知道流苏没死,定不会放过流苏,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虽然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在遭受了九道天雷之后还能好好地活着,可是他不相信有人在承受了这九道天雷的钻心蚀骨之痛后,还能乖乖的任人宰割,只要激起【详细】

  •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十九章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第十九章

    文/四海求凤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目录 天书再次被盗 经玄空道长与凌雨墨商议后决定,暂且将天书安放在天山灵塔内,设下结界,派弟子昼夜守护,在三日后月圆之时合力封印天书。 这一日晚间,流苏觉得甚是无聊,因为晚饭吃得有点多了,就想四处逛逛消消食,然后便出了房间,漫无目的闲逛着,走了一阵,便隐隐听到有袅袅的琴音,便寻着琴音继续往前走,声乐越来越清晰悦耳,慢慢走近,映入眼帘的景象与灵鹫宫完全不一样,茂盛葳蕤的竹林,怪石假山,一条小道,颇有曲径通幽的感觉,婉转悠扬的乐声就是从竹林里面传出来的。 流苏迟疑了下,会是【详细】

  • 夏流苏(十八章)

    夏流苏(十八章)

    文/四海求凤 踏破门槛 “三叔,您真是料事如神啊,林雨墨果真是想都没想就直接进了洞中,看来这个徒弟在他心中的分量还真是不轻啊!”一男子皮笑肉不笑地奉承道。 “机关陷阱都布好了?” “您放心,都布好了,您就等着瓮中捉鳖吧” “哈哈哈哈……” “三叔,万一他要是在洞中迷失了方向,找不到这里怎么办?” “不要小看了他,别人找不到,他可不一定,万一他要是真的找不到,派个人去把他引过来便是。” “是,小的这就下去准备” 凌雨墨进入洞中,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大大小小千千万万个洞,凭他的聪明,一时竟也没找到其规律性,可是救【详细】

93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