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she首页 > 专题 > 抑郁症

抑郁症:抑郁症是一种心理障碍疾病,主要是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患者常常会感到情绪低落,自卑压抑。下面she.vc将为大家详细介绍关于抑郁症的相关内容。

  •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忧思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忧思

    我病了 病的不轻 花花世界在我眼里是灰暗的 是不是给我黑色的眼珠着点色会有所改善 医生笑了 他是不是也病了 我病了 病的不轻 朋友圈笙歌燕舞山珍海味 还有人穿着粉色的短裙出售自己 这是个伟大的时代 人人皆商的时代多让人热血沸腾 我也穿上粉色的裙子 人们看着我傻傻的笑 他们是不是也病了 我病了 病的不轻 我现在只有七岁的智商 再大一点的我对他心扉紧闭 我丢掉手机 电话里陌生的声音我心生恐惧 我...【详细】

  •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暂别信  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暂别信  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从简书的第一篇文章其实不过一个月的光景,却结识了不少的好朋友。每条评论我都有仔细的看,许多人和我一起谈论关于抑郁症的治疗,表现。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认可一个精神病人胡言乱语,我平时所受到的歧视和不平很少出现在文章里,或许是想逃避,或许是因为本人的性格本身就很软弱,但是能认识一些心地善良的,关心抑郁症患者的人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关注我的朋友一定发现我在更病症史的同时也更了现在的...【详细】

  • 二线城市抑郁症患者毕业一年月入一万,我是怎么做到的?

    二线城市抑郁症患者毕业一年月入一万,我是怎么做到的?

    刚才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爸问我,女儿啊,你现在一个月工资多少了,我一边嚼着饭菜一边淡淡地回答:“一万了。”我爸的眼睛顿时放出了光亮,他一直以为我还拿着六千块的工资呢,想不到我这个刚刚毕业工作一年的小不点竟然不知不觉地比他的工资拿得更多了。我爸一边眼里泛着喜悦的光,一边在那里嘀咕,“真是太不公平了啊,我都工作了几十年了,居然还没你拿得多。”,虽然是在抱怨不公平,但我看得出来,他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详细】

  •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只有我存在的世界(16)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只有我存在的世界(16)

    上一章 马上迎来第二次手术。在K的透露中我隐约地了解到会有关于电刺激的治疗但更多的他们都保持沉默,因为离脑部较近和年龄发育的问题,老色鬼打算不用麻药。 老色鬼和父母和K以及一些我没见过的护士把我推向了手术室。父母在门外等着,空气还是那么寂静,他们不多一些废话或是若有若无的安慰,就那么直接了断。 “疼吗?”我问。 针比刀要可怕,我一向这么认为。在高二的那次失败的自杀中,我宁愿用刀片把筋给挑出...【详细】

  •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下辈子不愿再做人(15)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下辈子不愿再做人(15)

    挡不住对自己的厌恶,我还是打开了QQ。 果然,跳出了一大列的对话框,内容大多都是。我去哪儿了,还参加高考吗。 我又笑了,心里没有一丝波澜。然而只有我自己了解我这自取其辱的做法有多么可笑,把结痂的疤再次撕开一遍血肉模糊,生活真是需要一些刺激。 我面无表情地看都不看一条条划掉。有时候人世间的联系实在太脆弱,只要我关掉我的手机,你就再也找不到我。 其实我知道,只要是,哪怕只要是一个人是真正地关心我...【详细】

  •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我唯一的朋友(10)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我唯一的朋友(10)

    K拿着病例歪着头问我 “你怕不怕打针啊?” “怕。”我说的是实话,长这么大我只为两件事哭过(没患病的时候)一是写数学作业,二是打针。 “那我和我朋友说让她们轻点。”K摸摸我的头,然后吻了一下额头,我下意识躲开,在这几天的相处,K完全把我当作她的妹妹了。 “很疼吗?有多疼?”K的眼神让我有些害怕,我知道可能会用上电之类的仪器。 “也有两三岁的小孩去做的,微创手术治疗,没关系的。”她没有回答我...【详细】

  •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活在自己的世界(13)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活在自己的世界(13)

    不用多想,我把书和纸一齐交给K让她帮我转送老色鬼。这所医院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只有一栋,但除了我所在的这间单人病房,无论去哪里我都需要K的指引。 K的细心和真诚让我暗自嫉妒,我想和她一样,心安地生活在一座城市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但我似乎又知道,其实这世界上哪里都是一样的,一个城市接着另一个城市,总有好人与坏人,恰巧,像我这类人群,在哪里都是多余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间笑了,从...【详细】

  • 抑郁症 | 亲历提醒与抑郁症家人朋友相处的四个雷区

    抑郁症 | 亲历提醒与抑郁症家人朋友相处的四个雷区

    当得知家人或者好友患有抑郁症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想做些什么才可以帮助他/她。其实,如果你不是专业人士,就真的不要乱帮忙,因为你以为的【关心】,可能对抑郁症患者是一把【匕首】。 我不是医生,是一位深度抑郁加焦虑症患者。现在基本康复,回头看看,我想以自身经历提醒你,不要踩以下雷区。 一、不懂,就请收起自以为是 我曾是或正是一名抑郁症患者,在自救的路上孤独挣扎。多年来,时醒时醉,时好时坏。严重时,...【详细】

  • 我用这种方法治好了抑郁症

    我用这种方法治好了抑郁症

    抑郁症真的只是一种矫情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人喜欢把自己得了“某某症”挂在嘴边,其实更多时候他们并不是真的生病,而只是开了一个玩笑。不想工作就大呼自己有“拖延症”,花大量时间“逛”淘宝就解释说自己有“选择恐惧症”,看了几部悲情电影哭得稀里哗啦就说自己得了“抑郁症”。 最近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被看作是对这种玩笑的回应:“你的抑郁症是矫情、你的拖延症是懒、你的强迫症是闲得蛋疼、你的失眠是根...【详细】

  •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童年记忆的映射(11)

    一个抑郁症病人的病症史   童年记忆的映射(11)

    “那你的哥哥一定很好。”老色鬼说。 “不,不是。只是相比而言,算得上好。”我站起来,让阳光撒在我全身,空调机械的冷与新加坡炽烈的热在这条玻璃长廊间使人很不舒服。 “一般说,有个哥哥就好了的都是没有哥哥的。”我回过头,盯着老色鬼的眼睛。他饶有兴趣继续问 “可是你还是很爱你的哥哥啊。血缘的联系即使他在六岁之前一直寄养在外婆家和你依然会有感情。”老色鬼总是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他看的清楚的一些事情...【详细】

  • 妈妈的抑郁症

    妈妈的抑郁症

    我从未想到,三个月前妈妈已经到了想一死了之的地步。她把遗书写好后,在五楼阳台上徘徊了很久很久。 妈妈查出抑郁症大概有小半年了,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她很有可能患病已经超过七八年了,只是我们一直没往那个方向寻找原因。 这些年来,妈妈的负面情绪越来越重,凡事都往坏处想,而我还总是笑她“想不开”,真跟农村的老太太没差别,甚至还写过一篇《我妈的负能量》来戏谑她。从内心深处我从未认真对待过此事,...【详细】

  • 那半年,我患上了中度抑郁症

    那半年,我患上了中度抑郁症

    1、病发 在金榜题名后,潜伏多年的抑郁症被蟑螂药引爆了。 那年,我刚刚拿到保研名额,又一路顺风地被自己最心仪的学校录取,正是人生得意的时候。然而,让周围的同学跌掉眼镜的是,我没有出去玩,依旧过着寝室、食堂、图书馆三点一线的生活。那时,我对知识特别痴迷,甚至做梦都在思考。我喜欢看书,喜欢解题,已经到达一种狂热的程度。那段时间,我每天与《几何原本》、《数论》、《算法导论》、《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详细】

16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