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she首页 > 专题 > 帽子

帽子:帽子有遮阳、装饰、增温和防护等作用。因此种类很多,选择亦有讲究。首先要根据脸型选择合适的帽子。其次要根据自己的身材来选择帽子。戴帽子和穿衣服一样,要尽量扬长避短。帽子的形式和颜色等必须和服饰等相配套。

  • 方脸适合什么帽子 完美隐藏方脸大胆去凹造型吧

    方脸适合什么帽子 完美隐藏方脸大胆去凹造型吧

    方脸适合戴什么帽子 方脸如果不加以修饰往往会给人严肃的感觉,同时又不够具有亮点。对于方脸的姑娘们来说缓和线条是关键。因此一顶大沿帽,稍微往下垂的宽檐软毛和圆顶高帽都能为你的脸型增加圆弧度。同时又能为你【详细】

  • 绿帽子算什么,见过把绿帽子戴穿的吗?

    绿帽子算什么,见过把绿帽子戴穿的吗?

    一男子去外地进货回来,老婆去做饭,男子顺手拿起老婆的手机,瞬间感觉绿帽被戴穿请看下图男子看完气不打一处来,拿着手机质问老婆,他老婆承认以后被男子暴打一顿该女子确【详细】

  • 不要用道德的帽子去随意评判

    夜晚的风总是这样安逸凉爽,带着孩子和婆婆去广场溜达,回来的路上路遇一酒鬼,看见女儿和母亲在对诗,于是逗弄女儿夸其聪明可爱,我因去给女儿买水回来,被其质问怎么让老人抱着孩子,把孩子给她抱,年纪轻轻就这样,儿媳妇吧?满腹委屈想辩解几句,后一思量,和一酒鬼计较什么,难道狗咬你一口,你也要咬回去吗?     又是一个疼痛难以入睡的夜,辗转反侧觉得心里委屈,第一,你不了解是什么样的情况就没有...【详细】

  • 第一次戴帽子

    第一次戴帽子

    一直以来没有戴帽子的习惯,一个人生活惯了,对生活给我带来的洗礼早已习以为常,吃穿住都不讲究,吃饭就是为了肚子饱有力气,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不去体会味道。穿衣服这件事有点像周星驰演的电影一样喜剧化,邋邋遢遢不修边幅,像个小乞丐。住的地方乱糟糟,东西随便放,前脚拿的东西后脚就不知道上哪去了,生活潦倒不堪,所以当然不知道戴帽子有什么用。 结婚以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老婆告诉我吃饭前要把手洗干净...【详细】

  • 没错,我脑袋上的,就是传说中的绿帽子
  • 戴帽子的女孩(马克笔彩铅针管笔)

    戴帽子的女孩(马克笔彩铅针管笔)

    完成图如下: 绘画工具,自动铅,水溶彩铅,touch马克笔,樱花针管笔,高光笔。 第一步:自动铅打型。用笔要轻,便于后面勾线后擦去痕迹。    第二步:开始细化五官。我一般是从眼睛画起,但正规专业的应该是先整体后局部,先定调子,就是五官刻画都一起来,便于调节明暗。 眉毛针管笔顺生长方向勾出,再用浅灰色轻轻平涂。 眼睛轮廓彩铅削尖轻轻勾出。 在画眼睛的时候,留出高光,或者后期用...【详细】

  • 苏有朋:“那些过去的帽子已经框不住我了”

    苏有朋:“那些过去的帽子已经框不住我了”

    苏有朋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上映了。拍这个电影,有人说是聪明的选择,因为小说原作者东野圭吾拥有大量的书迷,他们无疑是电影的潜在观众,加之日本、韩国【详细】

  • 给帽子戴上胸针会有什么变化呢?

    给帽子戴上胸针会有什么变化呢?

    我有几顶款式特别简单且朴素的帽子,闺蜜觉得挺奇怪的:“你不是挺“作”的一人嘛,干吗挑选这种风格的呢?”我说:“你错了!因为我“作”所以我才如此选择!” 作为一个设计师、画家,我喜欢与身边的环境及事物互动起来,单纯简朴的东西往往更有空间容量! 我也曾买过这么一顶帽子,甜美的碎花,慵懒的田园风,买她时,我想象着自己穿着浅粉的、宽松随性的衣裙,脚踩平底休闲鞋,拎着一方个性野餐蓝子,长头随风...【详细】

  • 平行时空| 恩!谁给我戴了绿帽子?

    写在最前面:东野老师的《秘密》恐怕是我看过的最让人惊叹的一本书了。一步步埋下伏笔与线索,就此进行逻辑思考,让读者欲罢不能!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是平介。 当我知道我心爱的妻子直子和我的兄弟蠢儿有染时我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抓狂?还是疯了? 我亲眼看到他们两在卧室里的大床上翻滚,那一刻,我就决定要杀了他们两个人。 他们必须死! 但是该怎么杀死他们哪!用毒?不不不,这样警察会怀疑到我的。雇凶?不不不...【详细】

  • 到底谁有病?——读《错把妻子当帽子》

    一 这部书最有意思的是,通书都在说一个个的病例,可在第四章却对什么是“病”提出了反思。身体上的疾病或者容易区别,如果判断出精神上的疾病,就有很大的讨论空间。 不合乎一般社会认知的行为,算是一种疾病么?因为有病和无病之间并不存在互斥的关系,作为一个连续体,就很难在具体的哪一个点上做出标记。甚至很多有非常行为的人,即便在生理上并确认为病人,他们照样能在社会上有突出的表现。 二 书中第十章《鬼灵精...【详细】

  • 戴帽子睡觉的人

    戴帽子睡觉的人

    我出生在湖南,两三岁因为父母调动工作去了福建,印象里之后每年学校的寒暑假也经常会回去住上一段日子。在我初记事的那段记忆里,带我最多的便是奶奶。如今回福建看看父母都只是一年两三回的事情,那回老家的机会就更是屈指可数。然而哪怕回去的行程再匆忙,我都会专门腾出半天的工夫,回一趟奶奶在长炼的老屋,瞧瞧她的模样。 之所以说专门,是因为现在的奶奶是一个很古怪的人,每天大部分的时间自己在街上晃荡,捡一些莫...【详细】

15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