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像刘胡兰就义一样吃脑花!

作者:山河小岁月 来源:时尚 2016-02-18 11:57

在吃这件事上,远远没有达到男女平等。

比如我前阵子去吃火锅,刚兴趣盎然地点了“脑花”一枚,对面的男生看我的眼神,忽然惊惧不堪。

搞笑!吃个脑花就是僵尸吗?

点脑花需要勇气,在一桌人面前夹起脑花放进红汤,简直要有刘胡兰就义一般的慷慨。我看着那一堆白白的脑花在激情如火的花椒辣椒中若隐若现,神出鬼没,心跳急速加快。当我环顾四周,大家都尴尬地望向别处,顾左右而言他。

你们难道不能体会,浸润了火锅中五味精华的脑花,究竟有多好吃吗?软糯顺滑四个字来形容,实在是太局限了。一点点麻辣在舌尖上轻轻刺激,但紧接着便是一种绵密,比鹅肝还要细软丝滑,无上美味啊!绝代隽品啊!!你们懂不懂啊!!!!

除了脑花,还有白子。初冬在京都小巷里的一家小店吃河豚,一道道河豚料理依次上来,鱼皮、刺身薄切、河豚鱼天妇罗……我想等久候不至的情人一般着急,只有cao作台那边的老板,看着我神秘一笑:“在等这个吧!”一小碟盐烧白子端在我面前。

如释重负的享受着那一口时,却开始接受同伴的质询。“这是啥?”“白子。”“白子是啥?”“精囊。”“太恶心了,你居然爱吃这个!”

恶心个P啊,你吃大闸蟹的时候,不也和我说最爱吃雄蟹吗?你以为雄蟹的膏是什么?脑子吗?顺便说一句,比我更爱吃白子的是苏东坡爷爷,他老人家看着短短芦芽绿绿蒌蒿,脑子里想的是“正是河豚欲上时”。他爱吃河豚,更爱白子,居然起了个“西施ru”的花名——“甘美远胜西子ru,吴王当年未曾知”这两句实在太香艳了。其实还!不!是!为!了!掩!盖!事!实!的!真!相!

除了白子,还有肥肠(具体可见反正也雾霾了,不如吃顿肥肠再狗带!),还有卤煮,还有腰花……男生吃便是豪迈,女生吃便是吓人。俗不可耐固然不好,雅不可耐有时也烦。

不过,有一样菜,至少在点菜时,不会被歧视。

核桃肉。

最早看核桃肉一味,是在《金瓶梅》。李娇儿生日那天,西门庆请敬献春药的胡僧吃饭,里面有“用羊角葱[火川]炒”的核桃肉。“火川”在各种词典里均未得见,我疑心是“汆”的通假字。

核桃肉和核桃有什么关系吗?我曾经吃过一家颇有名气的小馆子,菜牌上亦有“核桃肉”一味。当时饥肠辘辘,便点了来送饭。结果一上桌,奴家傻眼了: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2017 www.she.vc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