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海龙囤:四百年前土司最爱吃什么

作者:李飞 来源:时尚 2016-02-02 15:15

【编者按】《复活的土司城堡》(贵州教育出版社2014年6月版)是遵义海龙囤领队李飞在2012年4月至2013年1月考古发掘和整理工作之余写的系列考古手记结集,颇受好评。本文原题《舌尖上的海龙囤》,经授权,澎湃新闻转载。

随意堆放在家门口的南瓜、高粱,可曾是土司舌尖的美味。

来时,是万物勃发的春天,不觉之间,已经到了层林尽染的秋季。抵囤后才种下的稻子已经在温暖的阳光下开始收割,野猪口下“劫后余生”的玉米也一袋袋由地里运回家中储存,黄色的烟草和红色的辣椒被挂在屋檐下慢慢晾晒。上下班的途中,可以随手摘些林子里的梨子、核桃、猕猴桃、刺梨、八月瓜解馋。餐桌上的菜肴,也从野生的春笋、柴胡、蕨菜变成了八月笋和菌子。这些都是囤上的物产。大地将她的物产慷慨的馈赠给人类,这样的故事在海龙囤上年复一年的上演。

我们偶尔还会下河去捉蟹摸鱼,或从附近猎人的手中购些野猪、鼲子、野鸡来改善生活。更多的美味,则是从小镇的菜场在马达轰鸣中运至山脚,又肩挑马驮地送上山来,烹调之后,热腾腾摆上考古队的餐桌。

囤上野生竹荪

舌尖上的海龙囤,古今有何不同?四百年前这囤上的主人都吃些什么?

理论上,考古学可对此作出回答,我们也一直尝试着这样去做,并在新王宫的清理过程中幸运的发现了三处厨房的遗迹。砖砌的灶台已经残破不堪,若非四围散落的灶灰、炭屑、破碎的器皿和琢磨精致的石盆,无论如何也不会使人想到这便是厨房。在9号建筑的一房间内,除上述物什外,还在灶台旁发现了铁锅碎片,其形制与使用至今的带把的锅儿相同,进一步确认了这类遗迹为厨房的可能性。令人吃惊的是,在这处近20平方的房间内,竟发现了数以千计的瓷器碎片。鱼鳞状的碎片让几位细心的女工差不多统计了一个上午,并将花费更多的时间将之一一缀合。瓷片粗分有青花和土瓷两类,青花按器类分有杯、盘、碗、盏、钵等,其上装饰有花鸟虫鱼、山水人物、龙凤等,显示了极高的工艺水准,其中部分为景德镇产品无疑。土瓷则多为坛坛罐罐,器型普遍不大,多半可能是储存油盐和香料的器皿;部分带流,可能为酒壶;部分则有极大的器盖,与今日的泡菜坛子无异。这里灶台、水池、铁锅、碗盏、坛罐一应俱全,除了厨房还可能是什么呢?

海龙囤出土的青花杯

这处厨房紧邻可能为土司寝宫的三台星,内中许多器皿精美雅致,恐怕只有新王宫的主人才能受用。仅从餐具看,土司的餐桌上,美酒自是不可或缺的佳酿。饰有龙纹的高足杯、带流的执壶正是为这种琼浆玉液准备的。泡菜坛子则表明,这种盛着时间味道的腌制食品也是土司餐桌上不可少的佳肴。还有许多较酒杯略大的杯子,可能为茶具。酒足饭饱,在茂林修竹间的阁楼里品茗下棋,是一种再惬意不过的休闲。

而更多的美味,并未留下可供肉眼观察的证据,唯有借助器皿上残余物的分析和偶尔溅落于地的植物种子的识别才能一一知晓。我们已经提取了厨房内所有土壤的样品,以备检测后尽可能复原数百年前土司舌尖的美味。

三台星左前侧的厨房遗迹(顶盖薄膜者)

Copyright ©2017 www.she.vc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