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朴树、张亚东...“谁酷拍谁”系列第一波美图+花絮,由李宇春掌镜,黑白印画读酷人生!

作者:Eva冉冉 2015-09-01 14:36


朴树



朴树一直是乐坛里神一样的存在,惊鸿一瞥,夏花般绚烂。此去经年,朴树,好久不见。


他住在北京郊外,跑步、灵修、生活健康而清简,时不时去爬山或走到附近的河边做做环保……除此之外,晨鼓暮钟,时间全部交付给音乐。十一年未发作品,尘世早已乾坤挪转,朴树仍像是一棵不依附、不妥协的树,执拗而孤傲地生长。清澈得像冰块,坚硬得似顽石。年复一年,守住寂寞,守住清贫,守住自己纯粹的信仰。


李宇春要拍朴树,怎么说呢。这件事情特别简单,也特别难。众所周知,要拍一个人,得跟他有充分热情的互动。拍照,是需要high的事。这两个人,都是在舞台上很high,生活里特别慢热的分裂者。两个人不是不熟,曾是同一公司的师兄妹,也很欣赏彼此,都曾给对方帮过忙,也曾对彼此说过很暖心的话。可是拍照嘛……真让人挠头。别说本人,连两个经纪人都跟着挠头。


李宇春只有一个要求:“我必须要拍到朴树,朴树是我觉得特别酷的人。”朴树也只有一个要求:“来我家拍吧,拍我抽烟吃饭遛狗吧。就是一条,无论如何都别让我摆拍好吗。”



于是,一群人扛着器材到了朴树家。李宇春心目中“特别酷”的朴树带着自己的大狗出来迎接,穿着拖鞋和帽衫,瘦瘦的。岁月的痕迹在他脸上显现,短发已经有点呈现出被形容为“盐和胡椒”的颜色,让人有点唏嘘。可是他又好像一点都没变。他好像还是那个生如夏花的、那些花儿的朴树。露齿一笑,纯真腼腆。


四十岁的朴树,脸上还是有一股孩子气。和李宇春站在一起,两个都像孩子。孩子气是酷吗?大抵要看你定义的酷是什么。大家寒暄之后,都有点尴尬。难道就站在客厅里,李宇春拿出相机来,对着同样羞涩的朴树咔嚓咔嚓拍起来吗。


朴树手足无措地站了一会儿,说:“那……那我抄经吧。”拉开一把椅子,开始埋头抄佛经。没想到朴树说要抄经,就认真是在抄经。头埋得低低的,李宇春只能蹲在他前面的桌角拍。很少见到这么安静的拍照现场,只有很轻的讲话声和按快门的声音。没办法,被拍的人和拍照的人,都太不爱讲话。



还好还好,房间里不是有两个国内顶级的歌手吗?我们不是还有最爱的音乐吗?


朴树站在窗帘间隙投进的阳光里,打开了录音室里的播放器:“春,给你听听我新写的歌。”李宇春的眼睛唰一下就亮了。朴树扭大音量,整个房间都亮起来了,忽然充满着夏花的香气一般。朴树熟悉而沧桑的歌声,还是让人热泪盈眶。


结果你猜怎么着?李宇春拍了一阵,放下相机,不拍了。对小朴说:”我特别特别喜欢刚才那一段。”音乐真是此人的命门。我们忍不住小声提醒:“你再拍点吧。”她微笑着摇摇头。她就这样托着下巴,跟朴树听了一下午的歌。朴树拿出吉他来,弹唱。他也忽然不是那个拘谨的朴树了,变成了全然另一个热烈而耀眼的人。


李宇春离开的时候,笑笑的,很满足。朴树把自己喜欢的歌,全部拷在一个U盘里递给她。这是内向的人,互相表达“我欣赏你”的方式。喜欢的瞬间就拍下来,喜欢的歌词就记下来。和欣赏的人坐在一起,不要摆拍,也不用多话。


“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惊鸿一般短暂,开放在你眼前……不虚此行呀,不虚此行呀。

Copyright ©2017 www.she.vc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