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原创 > 为末路仇人捐肾,纵使亲情曾被血刃

为末路仇人捐肾,纵使亲情曾被血刃

作者:阳阳 2016-02-25 22:29 来源:知音月末版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22年前,河南省唐河县的16岁少年张流宇一怒捅“死”18岁的堂兄张新华,畏罪潜逃。他的父母为了亲情,为了替儿子赎罪,倾家荡产地救治侄儿。然而,一对堂兄弟的血案导致大家庭
  • 22年前,河南省唐河县的16岁少年张流宇一怒捅“死”18岁的堂兄张新华,畏罪潜逃。他的父母为了亲情,为了替儿子赎罪,倾家荡产地救治侄儿。然而,一对堂兄弟的血案导致大家庭支离破碎,恩恩怨怨纠葛不休。张流宇的父亲也因为思儿成疾而死,母亲也哭瞎了一只眼睛。

    转眼22年,逃亡的张流宇患了尿毒症,又无钱医治,决定回老家投案自首。一对仇人重逢,将如何重新面对?法律又将如何处置这桩旧案新情?“杀人犯”堂弟时日无多,“被害人”堂兄能否伸出援手?

    为末路仇人捐肾,纵使亲情曾被血刃(图文无关)

    2013年底,北京武警总医院,一场肾移植手术感天动地。纵使亲情曾被血刃,但一个大家庭的亲人始终用心缝合,亲情依然——

    惊涛骇浪里的大家庭:莽撞少年怒捅堂哥

    1992年4月23日傍晚,在河南省唐河县五中读高一的张流宇和同学于洋、万磊到县城玩,到新华路一家麻辣烫吃东西,碰到了读高三的张新华。张新华是张流宇的堂兄,学习拔尖,为此张流宇没少受父母数落,加上堂兄始终对他有点不屑一顾,两人的心中芥蒂重重。两人坐在邻桌,张新华的麻辣烫却先端了上来。张流宇火冒三丈,指着张新华问:“他后来的凭什么上给他?!”张新华笑了:“差生到哪儿待遇都是一样。”一句话戳中张流宇痛处。他冲到张新华的面前,和他吵起来,又扭打到一起。张流宇很快处于下风。看到汤锅旁边有一把切土豆片的尖刀,张流宇大脑一热,抓起尖刀疯狂地捅向堂兄。吃饭的学生尖叫着逃出。张流宇呆呆地看着地上血流成河,堂兄在血泊中抽搐,脑袋也轰地炸了——我杀人了!突然,他扔下尖刀,不顾一切向外逃窜。很快天色暗了,他脱掉血衣,在舒心园市场花25元买了T恤和长裤,爬上开往广州的火车。

    店老板立刻报警,唐河县公安局民警搜索全城也没有张流宇的踪影。奄奄一息的张新华被送往唐河县人民医院救治。医生剪开血衣无不震颤,张新华身中六刀,其中一刀离心脏只有几毫米、一刀扎穿了他的左肺、一刀刺中脾脏、三刀划开他的腹腔,小肠流出一半……张新华命悬一线。

    张流宇的母亲钱兰听说儿子闯了祸,踉踉跄跄地赶到医院。手术室门口,大伯哥张靖军和嫂子于荣在抢天呼地。医生称救活的希望很小。张新华是独子,18岁,品学兼优,就要参加高考……钱兰两腿一软跪在他们夫妻面前,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经过抢救,张新华暂时脱离危险。张流宇的父亲张靖国也从郑州赶回,面对哥嫂,愧疚得无以复加,将家中积蓄全部拿出治疗侄儿,但伤势过重,需要多次手术,这些钱远远不够。他和钱兰表示砸锅卖铁也要让侄儿得到医治。同时他们惦念畏罪潜逃的儿子。凌晨,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儿子跑哪儿去了?有没有地方躲雨?晚上睡哪儿,白天吃什么?如果自首又将会面临怎样的刑责?民警蹲守数日,不见他的踪影。张靖国和钱兰也四处托人找寻他的下落,杳无音讯。

    5月26日,张新华在第二次手术后被推入重症监护室,当晚发生急性血气胸,生命再次告急!医院不敢怠慢,紧急将他转往南阳中心医院做第三次开胸手术。夫妻俩一面借钱一面卖房,一周后,张靖国将1万多元房款交到哥哥张靖军的手中。

    不遗余力的赎罪,依然无法取得张靖军夫妇的谅解。钱兰提出照料侄儿被嫂子于荣愤怒拒绝。张靖国夫妇和他们说话,几乎不被搭理。两个孩子80岁的奶奶悲痛欲绝,跟大儿子和大儿媳商量:“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别把流宇一辈子毁了。”于荣歇斯底里地叫:“我儿子不是一辈子被毁了?他犯了滔天大罪,倒成了我们不仁义!”6月份,老人因为年事已高,难以经受打击,悲伤地离开人世。接二连三的打击,也击垮了张靖国。43岁的他以前身体结实,6月底忽然患了肺心病,卧病在床。钱兰提出去借钱看病,他却摆摆手:“要能借到钱,还是先给新华看病吧,他伤得那么重,还不晓得要花多少钱……”患病后,张靖国仅仅进过一次医院。

    7月初,经过七次手术的张新华终于脱离危险,可以进流食了。他被推入普通病房后,于荣哭着给他擦身体,见儿子瘦成一把骨头,愤怒地对钱兰吼道:“我儿子受的什么罪,你儿子一并还回来,不判死刑也得判无期!”张新华得知堂弟杳无音讯,奶奶也去世了,叔叔病了,叔叔婶婶卖了房子为他治疗,虚弱地劝妈妈:“打架的事我也有错,别把弟弟往绝路上逼了。”钱兰闻言,感动得痛哭流涕。因为张新华反复劝说,加上他的身体逐渐恢复,张靖军夫妇勉强地答应了谅解张流宇。此后,张靖国夫妇望眼欲穿地等着儿子回来自首。可是,一晃两年过去,张流宇生死不明。1995年5月12日,张靖国突发心梗,从床上栽倒在地!钱兰拨打了急救电话,张靖国握着她的手泪流满面:“我怕不行了……临死也没看到儿子一眼。”钱兰号啕大哭。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张靖国不幸离世。

    恩怨纠葛的赡养,凄凉的赎罪婶婶太可怜

    张靖国去世后,钱兰连给他买墓碑的钱都没有,只能将丈夫的骨灰葬在老家土坡上。钱兰烧一沓纸钱,对亡夫哭道:“要是这辈子能见到儿子,我就让他给你立个碑。要是他不回来,你要碑也没用,反正等我走了,连个看你的人都没有。”此后,钱兰只身租住在一间平房,每天晚上痴痴地趴在窗口看看儿子有没有偷偷回来。由于日夜哭泣,她的视力急剧下降。张靖军一家当时住在附近,但在事发后两家子再无走动。张新华放弃复读,跟舅舅去做日化生意了。

    2000年夏的一天凌晨,张新华路过钱兰的早点摊,多看了两眼婶婶。钱兰忽然大叫起来:“流宇!是你吗?”她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拉起张新华的手,哆哆嗦嗦地问:“你回来啦?你知道吗,你爸走了,临走就想看你一眼……”张新华和堂弟有几分神似,他十分窘迫:“婶婶,我是新华呀。”钱兰一怔,目光黯淡。张新华见她双目无神,忍不住问:“婶婶,你眼睛咋了?”“越来越看不清了。”“咋不去医院看看?”钱兰叹了口气:“哪里有钱呢?”

    热点阅读:

    我和风骚女邻居的激情一夜 沙发上嘿咻缠绵不戴套

    如何挑逗性高潮 只要几个小技巧就能让你性伴侣嗨翻天

    闷骚女的12个经典特征 她的18个销魂动作你抵挡得住吗

    男子性侵高中女生 霸王硬上弓遭反抗泄欲不成将其杀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近访周迅:一个在爱中的女人

      

    下一篇:男友自杀后的“安心工程”,一个妈妈在“恨嫁”

      

    本文标题:为末路仇人捐肾,纵使亲情曾被血刃

    原文链接:http://www.she.vc/article/18-31143-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
      1 妖怪研究所系列:更新到[白粉婆]

      妖怪研究所系列:更新到[白粉婆]

      妖怪研究所系列其一:山童❶ 李家怪事绵延大青山,茫茫烟苍几百里,这里的树木相当繁茂,遮天蔽日,林中更是鹿鸣呦呦,空山绝响,充满了无限的生机和神秘。大青山下大青庄,有山民100余户。俗话说,坐山吃山,这里的人们多为猎户,平日里青壮男子外出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