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原创 > 让妻给“蓄意的真情”,此人不甘此情难解

让妻给“蓄意的真情”,此人不甘此情难解

作者:扬名 2016-02-25 22:29 来源:知音月末版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儿子得了脑瘤,韩舒斌走投无路之际,在同学蒋正良引导下,将公司研发的两款未投入市场的游戏卖给了竞争对手。东窗事发后,韩舒斌获刑五年。入狱之时,他把妻儿托付给了蒋正
  • 儿子得了脑瘤,韩舒斌走投无路之际,在同学蒋正良引导下,将公司研发的两款未投入市场的游戏卖给了竞争对手。东窗事发后,韩舒斌获刑五年。入狱之时,他把妻儿托付给了蒋正良。出狱后,他惊悉妻子和好友之间有了感情,病重的儿子也得以重生。他大义地将妻儿相让,成全了另外一家人。

    就在这时,韩舒斌意外得知,当年送自己入狱的,正是蒋正良。这突然扭转的人生棋局将如何变幻?

    让妻给“蓄意的真情”,此人不甘此情难解(图文无关)

    危难之时好友在,照拂妻儿的恩义感天动地

    韩舒斌1984年出生于山东省郯城县,2006年,他从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和同班同学、江苏淮安人蒋正良一起来到临沂大洋软件科技公司做工程师,开发网游和单机游戏软件。两人上班彼此配合,下班一起运动、亲密无间。2007年2月,蒋正良认识了位于单位商务大楼二楼的远航软件公司女职员于晓蒙。于晓蒙比蒋正良小一岁,河北保定人,刚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温柔漂亮。几次接触后,他喜欢上了她。没想到,韩舒斌和于晓蒙早有业务往来,更早有好感。蒋正良虽心有不甘,但也只得放弃。

    2008年6月,韩舒斌和于晓蒙举行了婚礼。蒋正良随即跳槽到位于河东区的临沂传创科技公司。2009年8月,于晓蒙生下一个男孩,取名丁丁。起初,丁丁看上去和别的孩子无异,然而一岁多他还不会叫爸爸妈妈。夫妻俩带着孩子来到上海长海医院检查,结果证实丁丁患上了先天性胶质细胞瘤!长海医院的专家们为丁丁进行了会诊,最终给出一个稳妥的治疗方案:该病的根治途径是手术,然而由于手术效果差,很多患者死在了手术台上,孩子太小,这种风险更大。医生建议他们先回本地,用药物控制肿瘤生长,等孩子3岁时,再进行手术。夫妇俩怀着悲壮的心情返回临沂,在长海医院专家推荐下,丁丁住进了临沂市中医院。

    考虑到要长期陪护丁丁,于晓蒙辞了职。韩舒斌一个人负担起了这个家的全部重担。很快,他们就花光了积蓄,还欠下了近十万元债务。其中,韩舒斌向蒋正良借了6万多元。转眼儿子快两岁了,马上要筹备30万元手术款,可儿子眼前的治疗费都成了问题。巨大的压力,让韩舒斌不堪重负。

    2011年5月初的一天,蒋正良听韩舒斌说因忙着给儿子治病被老板责难,便劝他跳槽到自己所在的公司。韩舒斌苦着脸:“我现在没心思跳槽,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怎么搞到钱给儿子治病。”

    蒋正良想了想说:“你现在主管公司几个项目的开发,难道还换不出钱来?”韩舒斌吃了一惊:“你让我盗卖公司技术?那可是犯法的。”蒋正良道:“你研发的每一款游戏难道都能进入市场?放在那里也是浪费,把这部分卖给那些研发能力差的小公司,这叫废物利用。”这确实是行业里的潜规则,韩舒斌动心了。

    回到家后,韩舒斌百般纠结。几天后,韩舒斌的建行卡上多了5万元,蒋正良随即打来了电话:“你把压在手里几年的项目随便卖一个,马上就能得到20万。如果你不同意,这5万元就算我借给你的。老韩,你手里握着金元宝,却眼睁睁看儿子受罪等死吗?”

    蒋正良的最后几句话,击垮了韩舒斌最后的防线。最终,他答应把自己负责的、已经通过论证一年,但尚未投放市场的两款单机游戏程序卖出去。蒋正良马上把韩舒斌的意愿转告给传创科技的技术主管杨军。杨军和韩舒斌经过一番洽谈,双方以每款游戏20万元的价格成交了两款单机游戏。半个月后,韩舒斌用其中的20万元在上海长海医院为丁丁进行了第一次手术。手术有效缓解了丁丁的瘤体压迫,医生将在半年后,为丁丁进行第二次手术。

    成全好友和妻子的那份情,一个男人大义退让

    2011年8月初,传创科技公司将购买来的两款软件做了技术处理后投放市场,一下在业内引发轰动。韩舒斌惶惶不可终日。大洋软件科技公司的技术部门在认真查看了游戏的每一个细节后,确定那就是自己公司开发的游戏蓝本。当时这两款游戏之所以没有投放市场,是因为公司一直在引进风投,把游戏做强做大,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却出现了盗卖事件。公司高层很震惊,第一时间向临沂市公安局蓝山分局报了警。经过侦查,蓝山分局的网络民警确认韩舒斌有重大嫌疑,对他进行了传唤。韩舒斌的心理防线崩溃,交代了一切。8月23日,他被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与此同时,蒋正良也受到调查。但因为他只是牵线人,最终被认定不需承担法律责任。在拘留所里,韩舒斌追悔莫及,但并没有怪罪蒋正良,他委托办案干警转告蒋正良,拜托他帮忙照顾于晓蒙母子!蒋正良同意了,他一边照顾他们的生活,一边聘请当地资深律师为韩舒斌辩护。2011年10月,韩舒斌以侵犯商业秘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于晓蒙对蒋正良感激不尽。判决后,蒋正良数次去看望韩舒斌,告诉他自己一定会照顾好母子俩。韩舒斌感激涕零。

    2013年初的一天晚上,丁丁突发高烧,蒋正良知道后,开车将于晓蒙母子送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守护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孩子体温恢复正常,蒋正良才长舒一口气。3月初,丁丁突然间又没有了意识。经过检查,医生认为肿瘤压迫了中枢神经,必须进行一次更彻底的手术才能挽救丁丁的命。看着于晓蒙绝望的样子,蒋正良一拍胸膛:“钱我来想办法。”蒋正良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省吃俭用了一辈子,攒了20万元给儿子买房,蒋正良以结婚为由把钱要到了手中。他又向同事借了10万元,再次带丁丁赶到上海长海医院。2013年3月19日上午,丁丁在上海长海医院接受了脑瘤切除手术。手术进行了6个小时。术后,丁丁陷入了昏迷。在重症监护室度过了危险的十天后,丁丁醒了过来,由于彻底清除了瘤体,丁丁恢复神速,手脚能自主活动了。看着儿子一天天好转,于晓蒙激动得眼泪直流。

    热点阅读:

    潮吹女自述 如何让ta享受做一个性福的女人

    女人为什么会喷水 一个神秘地带带给她毕生难忘的激情

    闷骚女的12个经典特征 她的18个销魂动作你抵挡得住吗

    我和风骚女邻居的激情一夜 沙发上嘿咻缠绵不戴套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杨坤:留下“心灵导师”做爱人

      

    下一篇:哦,魔豆花!渗透进一对父子的生命里

      

    本文标题:让妻给“蓄意的真情”,此人不甘此情难解

    原文链接:http://www.she.vc/article/18-31140-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
      1 妖怪研究所系列:更新到[白粉婆]

      妖怪研究所系列:更新到[白粉婆]

      妖怪研究所系列其一:山童❶ 李家怪事绵延大青山,茫茫烟苍几百里,这里的树木相当繁茂,遮天蔽日,林中更是鹿鸣呦呦,空山绝响,充满了无限的生机和神秘。大青山下大青庄,有山民100余户。俗话说,坐山吃山,这里的人们多为猎户,平日里青壮男子外出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