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赛礼仪?巴西观众怎么嗨怎么来

作者:晋其角 来源:网络译文 2016-08-09 19:12
星期日, 乒乓球赛场上,巴西的乌戈·卡尔德拉诺与香港的唐鹏对决,观众们热情地为卡尔德拉诺加油。

星期日, 乒乓球赛场上,巴西的乌戈·卡尔德拉诺与香港的唐鹏对决,观众们热情地为卡尔德拉诺加油。

里约热内卢――从乒乓球馆到击剑馆,从游泳池到沙滩排球场,同样的喊声可能会回响在所有夏季奥运会场:安静!嘘!

什么时候该庆祝,什么时候该安静,所有体育项目都有自己的惯例,但在这里没有人遵守。里约奥运会刚刚开始,运动员和官员们便开始请求热情洋溢的本地粉丝们保持安静。

来自西班牙的加利娅·德沃拉克(Galia Dvorak)说,“我们乒乓球比赛不习惯这样。”她承认,在她比赛时巴西球迷们的嘲笑让她震惊和焦躁。她补充说,“就是太怪了。”

在奥林匹克水上运动体育馆,一场百米蝶泳比赛之前,一个官员两次要求观众保持安静,参赛者当中包括巴西选手黛安妮·迪亚斯(Daiene Dias)和戴纳拉·德·保拉(Daynara de Paula)。粉丝们控制住了自己,但比赛刚一开始,他们马上就开始尖叫。

在沙滩排球赛场上,每当加拿大队发球的时候,球迷就会吹口哨、嘲笑他们。扩音器里的播音员让大家为每个人都喝彩。

星期日,巴西观众在击剑比赛上为本国选手加油,对手每得一分,就报以嘘声。

星期日,巴西观众在击剑比赛上为本国选手加油,对手每得一分,就报以嘘声。

击剑是一项讲究复杂礼仪规则的赛事,欢呼是可以的,但要在特定的时候,然而在一场男子击剑赛事上,喧闹的巴西观众完全不理这一套,看台上不断爆发出阵阵欢呼,如果有运动员从巴西运动员身上赢得一分,就对他报以嘘声。

“走进体育馆,感觉真是不可思议,” 巴西击剑选手吉兰·皮埃尔(Ghislain Perrier)在比赛失利后说。“你能感受到巴西人民的力量。”

而在乒乓球场馆,球迷的参与最为惊人。除了某几个特定的国家,这项运动在世界其他地方都很难吸引球迷,也很难让人变得激动不已。赛事的选手希望安静,让他们可以倾听乒乓球从对手球拍上反弹的声音,做出更流畅的反击。

星期日晚上,巴西的乌戈·卡尔德拉诺(Hugo Calderano)与香港的唐鹏展开对决,比赛尚未开始,赛场里就响彻了男高音般的叫喊。

20岁的卡尔德拉诺像个角斗士一样走进场地,观众席上齐声高呼他的名字,唐鹏35岁,他在热身时把一个球打在网上,人群顿时爆发出欢快的咆哮。比赛进行时则是这样的:卡尔德拉诺每赢一分,就是一阵兴奋的尖叫;唐鹏每失误一次,又是快乐的喊声。

乒乓球是一项很微妙的运动,经常同棋类运动相提并论,在这个领域里,这样一幕很罕见。但在整个周末,这种场面一直在奥林匹克乒乓球馆里上演。

“这通常是一项更加严肃的运动,”40岁的安德森·蒙泰罗(Anderson Monteiro)在看卡尔德拉诺比赛时说道;他来自里约热内卢,算不上一个认真的乒乓球迷。“我觉得这样有意思。这样很棒。这就是典型的巴西式。”

巴西乒乓球队的新闻发言人亚历山大·阿劳约(Alexandre Araújo)拍着胸口解释说,球迷们是“带着一颗足球的心”来看比赛的。

卡尔德拉诺发球,他最终在观众支持下以4-2取胜。

卡尔德拉诺发球,他最终在观众支持下以4-2取胜。

星期日,唐鹏准备发球时,球迷们就会发出嘘声,有一次逼得他只能离开球桌。球迷们看了就更大声地起哄,然后又停下来冲着卡尔德拉诺高歌:

“我支持你,乌戈!”

星期日下午,圣保罗的卡洛琳·熊原(Caroline Kumahara)在第一轮比赛里快输给来自卢森堡的对手了,然而巴西球迷们的情绪还很高昂,他们挥舞手臂,摇晃着制造声音的工具,给她唱加油的歌,比如“我是个巴西人,我非常骄傲,我有很多爱!”

“巴西人就是这样,”熊原赛后说。“他们总是那么快活,总是拿什么都开玩笑。这对他们来说很平常。”

巴西球迷在里约奥运会巴西对战波兰的手球比赛上立场鲜明。

巴西球迷在里约奥运会巴西对战波兰的手球比赛上立场鲜明。

但是对于选手们来说就很不寻常了。

星期六的晚上,另一位代表巴西参加乒乓球比赛的女子选手林桂一度离开球台,向观众席打手势,希望她的球迷们平静下来——从更广泛的体育竞赛角度而言,这个举动颇不寻常。林桂说她感激他们的加油,但紧接着就不安地形容,乒乓球是一项“必须在安静的环境里进行”的比赛,而噪音意味着一种不尊敬。

“他们得集中精神,”林桂说起自己的对手们,“当时还有另外三组选手在比赛,我觉得如果因为我就打扰其他人是不对的。”

林桂的对手德沃拉克(Dvorak)在第一局以1比11告负,她觉得这都是观众们的嘲笑造成的。

“在别的国家,比如中国,他们也欢呼,但从来不针对对手,”德沃拉克说。“他们给自己的运动员加油,但是从来不会对着你这么喊‘啊——’。”

圣保罗的古斯塔沃·坪井(Gustavo Tsuboi)在周六下午自己的比赛中,也注意到了这种异乎寻常的气氛,他觉得,尽管现场的巴西观众们那么热情,他们其实并不熟悉这项运动的习惯。

坪井说,“他们的反应很不寻常。”他还说自己喜欢这种额外多出来的活力。“我们已经习惯了只为懂得这项运动的人举办赛事。”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非巴西人都感到恼火。卢森堡队的教练托米·丹尼尔松(Tommy Danielsson)就说:“我觉得观众能参与进来是很好的。我们需要这样。人们可以看到,乒乓球并不仅仅是一种在家中的车库里玩玩的业余体育爱好。”

Vinod Sreeharsha对本文有报道贡献。翻译:晋其角

Copyright ©2017 www.luring.cn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