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生活:布拉格的下午——阳光灿烂,啤酒如此美好!

编辑:Calandra 2015-07-05 20:50

http://paulaerbay.files.wordpress.com/2007/11/prague-wine.jpg/wm


  在布拉格的这一整个下午,我和Michael坐在斯特拉霍夫修道院背后的山上喝酒,这个地方可以俯瞰整个布拉格。

  近处,是罗雷塔圣母院,山下,是一整片红顶白墙的小城区。更远处,是蜿蜒的伏尔塔瓦和布拉格旧城。

  山上阳光灿烂,啤酒如此美好。我们就这样一直喝着布拉格最著名的皮尔森啤酒,直到起风。

  按发音,皮尔森应该译作皮尔森纳,有着全世界最悠久也是最漂亮的麦芽。入口后,它的辛味一闪即逝,接着便是酒花的清香,沉郁之后,留有满颊的甘甜。

  趁夕阳未尽,我们又赶到伏尔塔瓦河的河边,在著名的查理大桥东岸,坐在施梅塔那的雕像下继续喝酒。

  如果不是伏尔塔瓦,很难想象小矮个施梅塔那,可以写出磅礴的《我的祖国》。

  这时候发生的一段小插曲,让我喜欢上了波希米亚人。

  一个小女孩坐着单人划艇,居然爬到拦截坝上,眼看着划艇被激流带走。

  人们站在岸上,不断地为她欢呼。

  值得为捷克人举杯。他们喜欢冒险,善于在荒诞中寻找乐趣。

  想起《太阳照常升起》中,一伙人跑到比利牛斯山脉钓鱼,狂欢,酗酒。

Beer, Pilsner Urquell, Prague
beermat-prague-jachymkapivo-u-pinkasu-prague
beer-prague-budvar-budweiser

  这真是放开胸怀品酒的一日。晚餐后我们决定找个酒吧继续喝酒。捷克的酒吧也和上海一样,要到晚上11点以后才开始热闹起来。

  我们去的这家俱乐部,正巧在做一个“八九十年代摇滚乐回顾”的Party。

  Michael点了Tequila,杯口没有涂盐,而是给了两片浸过盐渍的柠檬片。

  两杯喝完,人渐渐多了起来。我又去点了啤酒,用我蹩脚的英文单词:Beer,Two,How much。

  跳舞的全是捷克女孩子,而捷克男孩不多,并且都是略显羞怯,手持啤酒,在边上看着。我对王群说:“这音乐,这情形,有点像我们的大学。”

  这话显然触动了Michael,渐渐的,他喝高了。我们在夜半时分畅快地醉倒。

  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奢侈?

  不是LV,不是宾利,也不是迪拜。

  浪漫比较奢侈。更奢侈的也许是跑远路,和一个老朋友喝上几杯。

作者:韩国强,资深媒体人士。出版有诗集《刹那静止》、随笔集《骑字飞行》。


Copyright ©2017 www.she.vc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