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上的乌龙:躺在棺木中的不是妈妈

编辑:若雪 来源:网络 2016-03-23 06:00
勒鲁瓦·麦克唐纳在其位于哈莱姆的家附近。</p></a><p>一家殡仪馆错将另一名女士的遗体当成了他母亲。

勒鲁瓦·麦克唐纳在其位于哈莱姆的家附近。一家殡仪馆错将另一名女士的遗体当成了他母亲。

去年12月18日,81岁的瓦尔-简·麦克唐纳(Val-Jean McDonald)在和癌症进行了长久的抗争之后撒手人寰。

她有8个儿子,20多个孙子女,20多个曾孙子女,还有三个玄孙。

11天后,她的葬礼在哈莱姆的工会浸会教堂(Union Baptist Church)举行,送葬者人数众多:她的儿子们从曼哈顿、新泽西州、佐治亚州、德克萨斯州和澳大利亚赶到了葬礼现场;许多亲戚朋友都来了;甚至从来没见过她本人,但认识她的孩子的人也来了。

大家列队从麦克唐纳敞开的棺椁前走过,瞻仰她的遗容。眼前的一切都很熟悉:她穿着她最喜欢粉色衬衫和白色套装,戴着她最精致的珠宝。

“他们为什么把她的头发剪了?”她的一个儿子、57岁的埃罗尔·麦克唐纳记得自己当时有过这样的想法。“或许是因为癌症的关系。”他弯下腰亲吻了她。

但有时孩子会看到成年人看不到的东西。

成年人会找到理由,把事情合理化。孩子则是有什么就说什么。

“我10岁的儿子说,‘爸爸,那人不是奶奶,’”在曼哈顿的一所学校当维修工的埃罗尔·麦克唐纳回忆。“我说,‘是啊,有时候会有这种感觉,’”他向儿子解释,人死之后样子看起来会有些不同。

第二天,一家人在伍德朗公墓为麦克唐纳夫人举行了火化仪式。

六天后,位于布朗克斯区的“麦考尔的布朗克斯伍德”殡仪馆(McCall’s Bronxwood Funeral Home)的一名经理,拨通了麦克唐纳夫人另一个儿子理查德·麦克唐纳牧师(Rev. Richard McDonald)的电话。后者表示,这个负责处理她母亲殡葬事宜的公司,告诉了他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她说,‘那具遗体不是您母亲的,’”理查德·麦克唐纳在接受采访时说。

“您母亲的遗体还在我们这里。”

那个躺在棺木里,被所有这些人瞻仰,被儿子们亲吻过的女士,根本不是瓦尔-简·麦克唐纳。

去年12月,摆放在联合浸礼会教堂内、被家庭成员当做瓦尔-让·麦克唐纳夫人的遗体。

去年12月,摆放在联合浸礼会教堂内、被家庭成员当做瓦尔-让·麦克唐纳夫人的遗体。

这个消息让麦克唐纳一家觉得既愤怒又难以置信,他们也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没有认出棺材里的人不是麦克唐纳夫人?她的儿子们怎么会无一例外地全都说服自己,这个陌生人就是他们的母亲?

一家殡仪馆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

麦考尔的一名发言人乔治·阿茨特(George Arzt)拒绝讨论这个乌龙事件的具体细节。“我们已经和受害家属沟通过,也向他们表达了最深切的歉意,”他说。

纽约州墓地司一名发言人表示,该机构正在调查此事。纽约州殡仪局一名女性发言人也表示,他们正在进行调查。

麦克唐纳家的几个儿子描述了一种可以称之为群体接受的因素,即尽管那位女士看起来不太像他们的母亲,但他们觉得有可能是她在医院治疗期间佩戴人工呼吸器,加上殡仪馆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改变了她的样貌,这似乎说得过去。简而言之,他们都只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那个人:他们的母亲。

“这挺丢人的,”理查德·麦克唐纳说。

家人第一次看到那具遗体是在葬礼当天,在他们所订购的那副棺木里,母亲的名字被绣在棺木侧面的织物上。

她穿着粉色衬衫和一身套装,戴了一副耳环和一块手表。儿子们看着躺在棺木里的妇人的脸。

“我们当时都楞了一下,”55岁的麦克唐纳先生说,他是泽西城耶稣之爱家庭教会的牧师。“我们觉得肯定是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已经尽力了。

麦克唐纳夫人的另一个儿子、51岁的达里尔·麦克唐纳(Darryl McDonald)从澳大利亚的墨尔本赶来参加葬礼,他是一名篮球教练。“我说,‘里奇(理查德的昵称——译注),这看起来不像是妈妈,’”他回忆道。“他告诉我,她在医院里住了很久,身上插了很多管子之类,她的脸可能因此变形了。我当时的反应是,‘好吧’。

除此之外想不出别的解释了。“你是在一个殡仪馆里,”达里尔说。“这个人根本不可能不是我母亲。你压根不会往那方面想。

至少成年人不会那么想。就像埃罗尔的儿子一样,麦克唐纳夫人的另一个孙女当天也说过,那名妇人看起来不像她奶奶,但随即被大人们纠正了。

勒鲁瓦·麦克唐纳为他母亲的葬礼设计了流程。“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骗住吗?”他说道自己为何没有意识到棺木里的遗体不是他母亲的。</p></a><p>“那名女士穿着我母亲的衣服。”

勒鲁瓦·麦克唐纳为他母亲的葬礼设计了流程。“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骗住吗?”他说道自己为何没有意识到棺木里的遗体不是他母亲的。“那名女士穿着我母亲的衣服。

“小孩子会说这种话,”麦克唐纳夫人的儿子、60岁的利罗伊·麦克唐纳说。“大人只会说,‘请节哀顺变。’如果有人在葬礼上说,‘那不是你妈,’那是很不像话的。”

他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那具遗体的情景。

“从远处看,是有些像我母亲,”他说。“你知道是什么打消了我的疑问吗?那位女士穿着我母亲的衣服。”

理查德·麦克唐纳说,在那天晚上葬礼举行之前的家属慰问时间里,有100多人到场,之后有更多人参加了由他主持的葬礼。他说,那间能容纳约200人的教堂的一层大厅内座无虚席,还有一些人站在楼上。

Copyright ©2017 www.she.vc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