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普·希克斯:和特朗普心意相通的女人

编辑:菲儿太妖 来源:网络 2016-06-29 23:22
一月,希克斯和唐纳德·特朗普在艾奥瓦州举行的一次集会上。

一月,希克斯和唐纳德·特朗普在艾奥瓦州举行的一次集会上。

不过,也有人表示,他们对于希克斯竟然宣传和维护一个被谴责为煽动者、种族歧视分子、憎恶女性,甚至被称为法西斯分子的候选人感到担心。在格林尼治,她的家族颇有名望。因此,在那里,关于她和特朗普关系的问题会变得十分敏感。

“相信我,有时候我也想发表我的看法,”德鲁·马祖罗(Drew Marzullo)说道。他是格林尼治城的市政管理委员会成员和民主党人,和希克斯的姐姐玛丽·格蕾丝(Mary Grace)关系很好。他回忆起看到勒万多斯基、特朗普的其他助手和希克斯一家出现在Hall & Oates音乐会时,自己难以置信的心情。

不过,他继而说道,“因为霍普的工作而去评判她或她的家人是不公平的。”

事实上,希克斯家的前两代人也曾代理过实力强大但极具争议的客户。在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中,她祖父是解决德士古石油公司公关问题的领头人。

她的父亲保罗·B·希克斯三世曾是康涅狄格州一家大型烟草公司的代表,后担任全国橄榄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的传讯负责人。在任期间,他曾处理过球员安全问题和爱国者队足球放气的丑闻。

且不说她的家族成就,希克斯并不符合一个典型竞选新闻发言人的形象:引导记者的报道角度,或者在竞选路途中,一边喝着可以报销的酒水一边与人八卦。在记者心中,希克斯不争不吵,不骗人也不和谁交好;更多时候,她只是为那位深谙媒体的老板扮演着联系人的角色,毕竟特朗普喜欢做自己的首席发言人。

克林顿的发言人们不辞辛劳地塑造着竞选人形象,希克斯却大不相同,她在Twitter上并不活跃,也没有参加过电视谈话节目。本文联系她做采访,却遭到拒绝,她坚称不希望转移人们对她的竞选人的关注。

记者们称赞希克斯在这么混乱的选举中还能保持镇静。但是,也有人说她有时候对于提问反应冷淡,因为老这样,结果Twitter上出现了一个匿名账户@HicksNoComment(希克斯无可奉告)。时政记者说,希克斯在大选集会上很少与他们互动,而是更喜欢通过手机短信或电话与记者沟通。

在少女时代,希克斯曾为宣传Naturalizer牌的鞋子与时尚摄影师布鲁斯·韦伯(Bruce Weber)有过合作,她可能是唯一一位有这种经历的大选新闻发言人。和那些为了竞选忙忙碌碌、无心打理外表的人大不相同,她喜欢巴宝莉(Burberry)的风衣和高跟鞋。一位记者回忆称,他在一次暴雪后跌跌撞撞地跑去参加新罕布什尔的一场集会,当时自己全身上下都是冰雪,却发现希克斯穿得一丝不苟,妆一点儿都没花。

“我很幸运能和她共事,”特朗普在上周的电话采访中说。“她的判断力很好。她总是以一种非常低调的方式给我一些意见,所以有时候听上去并不像意见。她表达得很巧妙。”

聘请一位没有过从政经验的女竞选发言人,特朗普曾有过疑虑吗?“这个嘛,我的从政经验丰富,所以并不是特别担心这个问题,”特朗普回答。

Copyright ©2017 www.she.vc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